忆期刊-让我们一起享受阅读的体验-17kqk.com!

忆期刊_凤凰周刊|特别关注|读者文摘|意林|青年文摘|青年博览|故事会

当前位置: 在线杂志》》生活休闲》》百科知识》》

赣粤襟喉要道——大庾岭

时间:2015-09-21 22:08来源:百科知识 2015年2期 作者:廖小宝 点击:
今日岭上行,身世永相忘下岭独徐行,艰险未能忘,北宋文豪苏轼贬谪岭南,两度途经大庾岭,笃情悱恻的诗句表达了他颠沛流离、仕途坎坷的一生。明清以前,岭南一带属荒蛮僻野、瘴疠之乡,贬谪者多徙岭表。两广垦拓后,粤省商民沿珠江水系溯江而上,翻越大庾岭
“今日岭上行,身世永相忘”“下岭独徐行,艰险未能忘”,北宋文豪苏轼贬谪岭南,两度途经大庾岭,笃情悱恻的诗句表达了他颠沛流离、仕途坎坷的一生。明清以前,岭南一带属荒蛮僻野、瘴疠之乡,贬谪者多徙岭表。两广垦拓后,粤省商民沿珠江水系溯江而上,翻越大庾岭入赣江水系,经鄱阳湖直抵长江,大庾岭路遂为赣粤襟喉要道,一度繁华昌盛,直至海运勃兴后,才湮于史乘。 
  襟喉道路 
  大庾岭地处赣粤交界地,系南岭的五岭之一,既是珠江水系与赣江水系的分水岭,又是赣粤交际必经之地。先秦时,大庾岭人迹罕至,车马不通,“山极峻,登者难之”。战国时,秦军为南征百越,途径大庾岭,见岭上遍布荆棘,处处悬崖峭壁,只得历经数月凿山筑道,开辟栈道沟通赣粤,然而道路始终崎岖陡峭、险象环生。 
  716年,唐朝宰相张九龄告病归乡。张九龄原籍韶州曲江(今广东韶关),归乡途经大庾岭时,眼见岭路险峻,周遭百姓苦不堪言,便上奏玄宗,力请开凿大庾岭路,方便南北交通。悉闻有税赋渔利,玄宗便下诏,命张九龄开凿大庾岭路。此路南通广东南雄,北接江西南安(今江西大余县)。新路开通后,南北交通蔚然改观。史载,大庾岭路可通“五轨”、走“四通”。“荒祠一拜张丞相,疏凿真能迈禹功”的诗句便是褒扬张九龄为民修路的伟绩。 
  唐朝中期,大庾岭路逐渐发挥赣粤交通主干线的作用,顺畅地沟通了珠江水系与赣江水系,并可直抵长江腹地。东江又名湟水、循江,是珠江的重要水系。粤省沿海货物经东江抵南安,翻越大庾岭路,由章水溯赣江而下,直抵九江湖口,最终汇流长江。明朝文士桑悦所著《重修岭路记》中记载:“庾岭,两广往来襟喉,诸夷朝贡亦于焉取道,商贾如云,货物如雨,万足践履,冬无寒土。”缘于交通之便,大庾岭的商铺鳞次栉比,商民接踵摩肩,往来交易热闹非凡,南北交流日益频繁。 
  北宋时,广东转运使蔡抗曾修筑大道,而且还在南雄境内置梅关,广纳关税。“梅关”居两峰夹峙,虎踞梅岭,关楼南北两面门楣嵌有石刻匾额,北门额书“南粤雄关”,南门额则书“岭南第一关”,大庾岭路遂又名“梅关古道”。广东佥事吴廷举号召兵民在道路两旁种植松柏和梅树,并亲自参与培植,“十年两度手栽松,种得青松一万株”。因来往商民以运输香药为盛,故大庾岭路后又被称为“香药之路”。 
  商贸繁荣 
  舟车辏泊的大庾岭路,被视为岭南的“生命之路”。日本汉学家中村久四郎在《唐代的广东》一书中,赞叹大庾岭地理位置的重要性:“张九龄所凿新路,是将南北喉咙,即广东北面重镇南雄岭开通,使广东的港口与中原互通有无,并间接使广东与中原及海外各国通商兼得便利……” 
  盛唐时期,海外诸国纷纷委派遣唐使,居南中国要津的广州港,成为中国联系世界的港埠。市场交易的物品,既有海外的“香药”,如龙脑、沉香、磨香等,亦有粤省特产“甲香”。商贾将各式香料捆扎上船,沿东江而上,经大庾岭直抵赣江,顺长江而下直达扬州港,后经京杭大运河销往长安、洛阳等大都市。京畿贵族、绅民皆以享用大庾岭所运香料为荣。 
  宋朝,北运货物除香料外,还有犀角、象牙、珊瑚等舶来品。大庾岭路沿途驻守重兵,督察将两广盛产的铜铁与广盐运抵汴梁。据《南安县志》所载,每年约有五六百万斤的铜钱币经大庾岭路北运,所需人力10万。仅运送广盐和铜铁器,每日便需挑夫数千人。明朝时,每年经大庾岭路北运的广盐高达数千万斤。大庾岭路为朝廷带来了高额的税赋,世称“黄金大道”。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在其日记中记述:“旅客骑马或乘轿越岭,商货用驮兽或挑夫运送不计其数,队伍每天不绝于途,黄金就这样被送来了。”大庾岭商贸的兴盛,推动了赣南、粤北一带的经济发展。徽州茶商进军两广,就是沿赣江溯流而上,越大庾岭南入番禺,世人用“南来车马北来船”“行人虚说小扬州”的诗句来描绘当时的盛况。  (责任编辑:BY忆期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