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免费杂志》》管理财经》》创业邦》》

零度智控:与大疆全面PK

来源:创业邦 2015年7期 作者:吉颖新
  零度智控(北京)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零度智控”)是2015年初才踏进消费级无人机市场的。这一年他们推出了自己第一款消费级无人机产品——Xplorer-V(探索者),被市场称作“航空版自拍神器”。
  零度智控将独有的Follow Snap(智能视觉跟随)1.0技术运用到Xplorer-V上面,玩者只需在手机APP上框选出想拍摄的人或者物体,它就会自动跟随框选对象进行拍摄。 零度智控:与大疆全面PK
  在位于上地高科技产业园的零度智控,创始人杨建军介绍道:“将视觉追踪技术应用到无人机上面,我们是全球第一例。”他仍像个军人那样穿着一件扎起来的白衬衫,袖口被高高挽起。
  “大疆(大疆创新)目前也还没有发布这种产品。”副总经理王春玲适时补充。而Xplorer-V整机3999元的售价也撕开了一道市场价格口子,据了解,目前大疆最便宜的一款无人机也要卖到6000多元。
  “在无人机的所有技术点上,我们全部能够与大疆对标。尽管我们做消费市场晚了些,但在这个市场主要是靠产品说话,随着我们将技术变成新品不断推出,会逐渐被市场了解的。”杨建军表现得很乐观。
  2007年杨建军创办零度智控,这是他脱下军装后第一次创业,主做他擅长的无人机方向,而此前他在部队航空航天部门已工作近8年,2004年即开始专攻无人机核心技术——飞控系统。如你所知,几乎是同时,2006年在深圳,香港科技大学毕业的汪滔创立了日后声名远播的大疆创新,但当时无人机的一切尚未进入人们的视野。
  尽管前路遥远,但零度智控的创办,让杨建军感觉自己身上的创业因子重新被激活了。与大疆的“自由化”气质不同,零度智控开始几年总带些“国家队”烙印。那时零度智控凭借技术优势与国家队捆绑,做了很多专业市场应用项目,并不时在专业领域发表很多多旋翼研究成果;而大疆则在2010年前后悄然发力,首次将多旋翼应用到无人机上,挺进消费级市场,在全球无人机领域异军突起,迅速铺开。
  “那时因配合国家做了些固定翼项目、参加航模比赛等,确实错过了这个引爆节点。”杨建军告诉记者。零度智控无人机业务主要方向可分为不同阶段,2009年之前更多专注于无人机固定翼以及随后的多旋翼技术方面的研发,2009年到2011年重点将技术产品化,2011年到2013年布局无人机专业市场及各行业领域做应用。“从2013年开始,我们将把重心调整到消费级市场,希望快速赶上。”杨建军说。
  飞控是零度智控扬名无人机圈的一张王牌。零度智控市场经理告诉记者,在无人机领域掌握飞控、云台等全部六大技术且能整机量产的公司,放眼望去,市场上只有大疆和零度智控两家。
  目前市场上至少有400多家无人机公司。“能在市场上卖整机且大规模出售的,只有我们和大疆两家。”王春玲肯定地说,零度智控是一家被价值低估的公司。而面对大疆占据70%的市场的现实,他们当下惟有“站稳老二的位置,然后推新产品去抢更多市场份额”。
  低谷坚持
  无人机的高门槛毋庸置疑。与做无人机市场的积极态度相比,杨建军对于无人机技术研发与产品应用则显得异常审慎。
  无人机主要包含飞控、云台、相机、图传、避碍、计算机视觉等六大技术领域,其中以飞控最为基础。而无人机要真正飞上天,所涉及到的成千上百个技术节点通常需要较长时间的验证,这是一个不断试错、很慢的积累过程。杨建军说,零度智控在前期很长一段时间默默不发声,“打基础时间确实比较长,都要在每天一点一滴的积累中进行”。
  但零度智控毕竟是一家公司而非国家专门研究机构,所以那个阶段他们最常遭遇的就是经营面上的资金压力。技术员工的高工资以及房租成本让杨建军觉得有些吃力:“有几个月出现员工工资发不出这种完全不能接受的情况。”
  好在运气不错。“每到发工资时就会突然来一个项目,突然来一笔收入,我们确实有好几个月就是这样熬过去的。”
  而研发工作需要时常加班加点。杨建军说,当时没钱付员工加班费,就只能靠“笼络感情”。他的方式是,一方面为团队画了张大饼,另外一周七天每天加班后开车将同事一一送回。“路上和同事一起聊天,了解他们的想法,同时也对他们进行‘洗脑’。”杨建军笑着说,为了激励和笼络,“我还拉上同事一起去看过你们创业邦的创新中国大会。”
  在杨建军眼中,目前在国内无人机领域,因为他们掌握了“上百个技术点的完整性技术”,基本上已经没有几个真正的竞争对手。他说,零度智控当前的关键是要把技术进行产品化,“更好地做集成,拿出更接地气而有竞争力的产品”。
  在他看来,无人机应用场景有无限可能性,而其中很多领域,人们目前还在探索之中。“日常消费类可应用的范围就太广了。”他举例说,可以专门做一个汪峰求婚那样用途的专用无人机种类,“也很酷炫”。他说:“汪峰现在用的是1到2公斤左右的无人机去求婚,稍微大了一点,容易造成伤害,其实就有戒指拽不下来这种负面案例。从安全的角度来讲,可以做一个体积更小、更轻、颜值更高的,比如更萌,桃心形,或者是一个戒指形的那种。”
  如他所说,全球市场上没有任何一家无人机公司能把全部行业都试完,从实际应用和市场容量来说,行业竞争尚未到红海程度。“行业太新了,那这也是市场机会。”而在目前无人机应用专业和消费两个主要市场上,杨建军说,零度智控不惧怕和任何对手PK。
  采访中,零度智控员工告诉记者,杨建军身上有一种创业者劲头:“他一旦认准了目标就会坚持不懈地去努力”。在清华读本科时,杨建军赶上了清华创业热潮,这位纯粹的理工男对做电商生意发生了兴趣。大四时,他在校园里搞了一家网上书店,经营模式上就采用了后来大行其道的电子商务,向学生卖些书、鲜花、蛋糕之类的。“但当时并不是特别好做。”   从清华毕业后来到某航天研究所战略导弹部队,杨建军选择无人机飞控作为自己的研究方向。事实上,无人机在国内最早起源于“靶机”,逐渐安装载荷后,“才不再是纯粹一个飞的东西,而发展成为一个平台,能作军用侦查等各种空中用途”。
  这段工作积累和经历,为后来零度智控的产生埋下了伏笔。事实上,部队的气氛与杨建军的个性经历,尤其是与他一直以来的创业梦,并不吻合。2007年,他选择离开创业。
(责任编辑:佚名)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