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免费杂志》》社科历史》》炎黄春秋》》

《大公报》缘何“哭四平”

来源:炎黄春秋 2015年9期 作者:张刃
  1947年6月,内战正酣,国共在东北四平进行了一场惨烈的厮杀,双方激战十八个昼夜,以林彪所部民主联军被迫撤退,陈明仁所率国民党71军坚守成功告终。战后,国民党方面为此“大捷”专门组织了记者团前往采访报道。但是,当时的《大公报》却发表了记者的长篇通讯,标题竟是《哭四平》,这是怎么回事?
  十八个昼夜“拉锯战”
  1947年5月中旬,东北民主联军发动夏季攻势,先打分散守备怀德、昌图、公主岭、梅河口的国民党军各部,迫使国民党军收缩于长春、吉林、四平、沈阳和锦州等战略据点;后又集中兵力围攻连接沈阳、长春、吉林间的交通枢纽四平。
  四平在沈阳东北三百华里,物产丰富,有大豆、高粱、苞米、小豆,所以日本人称之为“南满的米仓”。以四平为中心,有铁路东连梅河口,北通哈尔滨,南接沈阳,西北可直抵昂昂溪,是东北的重要交通枢纽,商业比较发达,形成南满一大集散市场。当时全市人口八万多人。市区分铁东、铁西两部分,铁东多民宅与零星商店,铁西为商业中心,各机关与高级官员住宅也都在铁西。
  5月20日以后,民主联军以四平为主攻目标,先后占领四平以东的东丰、西丰、西安、海龙,和以西梨树、辽源、双山、通辽等县,等于两把刀子向四平两肋插来。6月上旬,又攻占了四平以南的昌图、开原两县,这样就封闭了四平外围仅有的缺口,四平被包围了。一场激烈的争夺战就此展开,这就是1947年那场著名的四平战役。
  当年的《大公报》曾连续报道四平战况:
  6月9日,东北战事紧张,共军回攻四平城郊,一度逼近城郊车站被击退。
  6月10日,共军向四平外围集中,国军空运大批军需,双方攻防战在准备中。
  6月11日,中央社南京消息,中宣部新闻局长董显光谈东北军情称:共军已改变其历来之流动游击战术,而作阵地战,此为共军作战方法之空前转变;……(共军)今番能于甚短期内迅速整补完成,并携带较前更为精良及新式武器再度大举进攻,殊堪注意。
  6月12日,四平外围大战展开,共军增兵炮攻机场、车站;沈阳难民天天增加,逃难学生已达七千余人。
  6月13日,四平争夺战激烈进行中,共军向市区发炮百六十余发,市内屋瓦震撼;四平至沈阳电话已为炮声震扰不清。
  6月14日,四平机场经四次拉锯战,迄今仍在激战中;共军已昼夜不停猛攻四平数日,守军处境颇为危险,陈明仁军长致杜聿明长官电,表示以成功成仁之精神保卫四平。
  6月15日,昨夜共军总攻四平,一小时内发炮两千余发;四平巷战,双方已有肉搏发生;昨夜少数共军潜入市内;突入公园之两千人一部已被守军消灭,惟严重之局面仍待解除。蒋经国下午抵沈,当夜访熊式辉、杜聿明长谈。
  6月16日,四平之危局已渡过,市内已转稳定;昨突入市内之共军后路被切断,双方短兵相接,巷战后被国军大部解决;四平形势外围仍紧,空军昼夜不停连续出动助战;蒋经国十六日晨与空军副总司令王叔铭同机飞四平上空视察。
  6月17日,四平共军仍猛扑市区,双方冲杀惨烈。蒋经国十七日复乘专车赴铁岭、抚顺各地视察,并慰问驻军。
  6月18日,四平之战已至白热化,共军不断向市内增援,一部已在市内核心与国军作房屋争夺战;昨日国军空投大批手榴弹供应守军,四平之战为东北大战以来最惨烈者;蒋经国此来系代表当局视察驻军及慰劳。
  6月19日,四平市区内之巷战肉搏已进行一周,迄今惨烈程度有增无减。
  6月20日,(沈阳)新报十九日刊载南京专电,内有国民党中央政治会上有人讨论缩短战线,对东北主张撤出军队以待国际之处置一讯,经东北当局处罚,自二十日起停刊三日;东北行辕特别公告,表示此说殊属荒谬无稽。
  6月21日,四平争夺战昨夜今晨仍血肉相拼,核心地区之房屋均反复争夺,国军市区内之防线已被切断一部,空军每日仍可空投弹药至守军阵地内;昨国军撤守铁路西之阵地,现集中在铁路东核心地区作战。
  6月22日,国军分路反击以解四平之围,共军密集炮火向市内轰击;沈阳高级将领连日重要会议,战事之新发展酝酿中,四平之战近日为决定性攻守战。
  6月23日,四平连日在熊火浓烟笼罩中,记者昨下午飞长春时,在四平上空俯瞰,铁道以西一带浓烟大火七八处;最近一周间之战局发展大可注意。
  6月24日,四平宁静,炮声疏落,共军久攻不下有撤退迹象;据由四平逃出之难民称:四平被围以来,铁西大部毁于炮火,巷战以后,飞机轰炸,人民死亡颇众,白天飞机炸,入晚大炮轰,不得不相继逃亡;市内食粮尚无问题,燃料已起恐慌,多以桌椅取火做饭;由四平至昌图沿路均有人民死尸,臭气难闻,五十里外尚能见四平熊火浓烟;末谓四平平矣。
  6月25日,四平之战仍相持中,未经证实消息称共军主力已撤离,北援国军克昌图迫公主岭。
  6月26日,四平之战二十五日至今晨共军攻城益为激烈,步炮联合向国军阵地冲击,国军固守并予还击;共军今后是否在四平外围与增援国军大战,目前尚不能判明。
  6月27日,国军两路竞趋四平,共军攻势顿挫;据此间和平晚报载:二十六日夜共军千余误入国军预设地雷与汽油房内,经国军放火,共军悉数烧死。
  6月28日,共军猛攻市区后即转移,其主力可能早已撤离四平;解救四平之国军南下北上两路均有进展,据推测,共军主力似避免与增援国军作战,四平本身之危险已过。
  6月29日,国军由中长路南北夹击四平,四平城内仍有小接触,但不如往日激烈。
  6月30日,国军会师,四平解围,沈阳各报出号外;共军向八面城退去。熊式辉等昨飞四平视察。
  惨不忍睹的“大捷”
  7月1日,四平战役结束后的第二天,东北保安长官部组织中外记者团专机飞往四平采访,报道“大捷”。《大公报》特派员张高峰随行。   四平所见,全城几乎成为一片废墟,民居、学校、商店的桌椅床柜全被搬到街头做了巷战障碍物,多处余烬尚未熄灭,双方战死的士兵陈尸道旁。看着这毁灭的情景,张高峰对国民党东北长官部政治部主任余纪忠说:“这样的内战真不能再打了。”余听了默不作声,只是一同迈着沉重的步子做战场“巡礼”。
  在晓东中学71军军部,军长陈明仁向记者团介绍战役经过。这位黄埔一期的国军将领,虽然刚刚击败他的“学弟”、黄埔四期的共军统帅林彪,却没有显示出多少兴奋之情,反而显得很疲惫,自称“当了二十多年的丘八,也从来没打过这样的硬仗,挨过这么多的炮击”。对于他采用将大批黄豆撒在街上,阻止共军快速推进的战术,人称“撒豆成兵”的传闻,他也一笑了之。记者提问后,陈明仁请余主任讲话,余纪忠礼貌地谢绝了,似乎也没有兴趣歌颂“四平大捷”。
(责任编辑:清风)
教育搜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