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让我们一起享受阅读的体验-17kqk.com!

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在线杂志》》社科历史》》炎黄春秋》》

冷战时期一个东欧家庭的秘密档案

时间:2016-05-31 22:21文章来源:炎黄春秋 2016年5期 荐稿者:徐贲 阅读量:
  匈牙利裔美国记者凯迪·马尔顿(Kati Marton)在《布达佩斯往事》里讲述了父母和她自己童年时在前苏联时代匈牙利的生活故事,许多往事都是从匈牙利秘密警察的档案里抽取出来的。注1
  罗马尼亚前政治犯兹尔柏(Herbert Zilber)说,“社会主义的第一事业就是建立档案……在社会主义阵营里,人和事只存在于他们的档案里。我们的存在掌控在掌握档案者手里,也是由那些设立档案者们所编造的,一个真人不过是他档案的镜影罢了。”注2档案是权力统治的工具,是权力为一个人建立和保留的“客观记录”,但它的素材却是由那些受人性卑劣因素和龌龊动机——嫉妒、恐惧、谄媚、背叛、出卖——所支配的“告密者”提供的。因此,档案里的“那个人”——苏联文化史专家希拉·费兹派屈克(Sheila Fitzpatrick)称之为“档案人”(file-self)注3——是一个幽灵般的阴暗存在。
  档案人是一个被简略化和符号化了的概念,凯迪的父母也是这样,她说:“我发现,读和重读这数千页的秘密警察记录,给我心灵带来极大压抑……秘密警察的记录都是如此——全然游离于血肉之躯之外。活人被压缩成简易符号。”她在档案里看到的父母是被意识形态压缩简略的罪人,“秘密警察关于他们的每一份文件,都是以‘高级资产阶级出身’起头”。留在档案里的正式裁决是“人民民主政权不共戴天的敌人,又是美国生活方式的忠实信徒,虽然公开从事自己的专业,但其报道对我们的国家利益不是嘲弄,就是充满敌意”。 (责任编辑:千千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