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让我们一起享受阅读的体验-17kqk.com!

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在线杂志》》社科历史》》炎黄春秋》》

冷战时期一个东欧家庭的秘密档案(10)

忆期刊网文章来源:炎黄春秋 2016年5期 荐稿者:徐贲 阅读量:

  三、极权统治下的勇敢和人性
  凯迪是一个在极权统治下长大的孩子。她说:“我们是政治化的小孩”,“在恐怖国家长大的孩子很早就懂得,与国家权力相比,她,甚至她的父母,都是微不足道的。不管父母多卓越、多机智、多有魅力——我父母就是如此——到头来只是国家掌中的玩物。”凯迪是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决定阅读她父母的档案的。既然每个人都可能在这样的坏境中背弃自我、丧失良心,那么,倘若自己的父母也是如此,又会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匈牙利秘密警察档案部门的主管凯特琳·库特拉兹博士向准备前去阅读档案的凯迪几乎带着温情地建议,“这次,你如果能单独来,会更好”。这让凯迪觉得不安,她彻夜未眠。她会在档案里看到自己怎样的父母呢?她担心、忧虑和害怕,是有理由的,“前不久,一位备受推崇的匈牙利作家获得他父亲的档案,旋即发现一连串令人惊叹的阴谋和背叛,有的甚至来自于家人”。凯迪申请要看父母的秘密档案,秘密警察的首席历史学家提醒她,这是在冒“打开潘多拉魔盒”的风险。凯迪也知道,一旦打开父母的档案,也许就会看到他们“某种妥协或叛变的证据,从而永远打碎父母的形象”,“这风险是实实在在的。从君特·格拉斯到米兰·昆德拉,盖世太保和克格勃的秘密档案已陆续披露出长达半个世纪的背叛。我理解,为什么这么多的人不愿直面过去,他们对我说,让睡着的狗躺着吧,不要自找麻烦”。

织梦好,好织梦


  凯迪确实在档案里看到了许多她父母从来没有告诉她,也不愿意让她知道的事情,包括他们在被捕前就已经出现的婚姻裂痕。她也看到了自己一向尊敬和崇拜的父亲如何在监狱里进退失据、落寞彷徨、唾面自干、检讨认罪、软弱屈服、绝望放弃,甚至准备结束自己的生命。她母亲也同样“招认”为美国人刺探情报,“母亲左右摇摆,一方面极想救她丈夫,另一方面又对他深抱愤懑,将我们所受的苦难都归罪于他。她告诉牢房难友,‘我丈夫忘记自己是一位父亲,盲目为美国人服务,把我也拖下水’”。凯迪更在乎的还是父亲。他是个体面、矜持、自尊心和荣誉感很强的人,但是,在权力的威逼下,为了保全妻女,他最后还是不得不屈服了。人对权力恭敬顺从、没有自尊,羞耻心尽失,是因为受辱和恐惧。社会名流、教授、学者莫不如此,这样的事情至今还在有的国家发生。然而,凯迪的父亲毕竟是一位与众不同的人物,因为他守住了极权统治下一个正直的人所能坚守的最后道德底线,那就是,无论如何也不对他人落井下石;就算在最绝望的时候也不能为虎作伥;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当施害者的帮凶,不助纣为虐,不做告密者。   凯迪的父亲有过在反纳粹抵抗运动中的经历,这是她从档案里,而不是从她父母那里得知的。她写道:“爸爸为何不告诉我们他在黑暗岁月中不寻常的英勇事迹?秘密警察档案告诉我,他不仅躲避了盖世太保和箭十字党,还在小规模的反纳粹抵抗行动中扮演活跃角色。他自愿护送潜伏在匈牙利的法国军官到斯洛伐克,去组织反纳粹的武装起义,这可是一项非常危险的任务。根据档案,抵抗运动中一个著名领袖被人发现离开父母在布达的藏匿之处,迫使父母赶在盖世太保之前迅速逃离。父亲是一名战争英雄?我一点都不知道,因为父母从没谈起这样的事。”就是这样一位英雄,在秘密警察的监狱里,最后也是精疲力尽,心胆俱裂。父母没有告诉凯迪过去的“英雄经历”,是不是因为监狱经历让他们看穿了“英雄”? (责任编辑:千千面)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