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免费杂志》》社科历史》》炎黄春秋》》

冷战时期一个东欧家庭的秘密档案(2)

来源:炎黄春秋 2016年5期 作者:徐贲

  然而,在意识形态定性的“人民之敌”后面,却有着不少日常生活的细节,包括秘密警察以什么手段,通过什么人获取了这些生活细节。这些细节成为凯迪了解父母的珍贵历史材料,也为她的家庭故事提供了具体的历史背景。凯迪父亲晚年时,新匈牙利政府向他颁发匈牙利的最高文职奖,外交部部长带给他的特殊礼物就是前匈牙利秘密警察关于他的一大袋档案资料,他却“从没打开那个档案袋”。凯迪说,“对他而言,历史真是重荷如山——至少他自己的历史如此;对我而言,却是探索的出发点”。在《布达佩斯往事》中,我们读到的不仅是她从父母幽灵档案记录中探索到的一些真相,而且是那个阴暗、恐怖国家沉重如山的历史。
  一、恐怖与暴力
  孟德斯鸠最早把恐怖确定为一种政治体制标志。他把不同的政府区分为三种基本类型:共和制、君主制和独裁专制,并且指出,每一种社会政治组织形态都必须具备某种对维持它的体制不可缺少的精神因素(ethos)或文化倾向,维持君主政治是“荣誉”,维持共和政治是“德行”,而维持专制独裁则是“恐怖”,用人民的恐惧来统治他们。恐惧是人在生存安全感受到威胁时的基本反应,对人的伤害可以是肉体的、心理的、精神的或者象征意义的。注4
  在政治权力有所公开制约,暴力行为受到法律约束,宽容和多元文化成为普遍伦理规范的社会中,恐惧会在很大程度上被疏导为一种个人的心理感觉或者超越性的经验(如对神、大自然、死亡的恐惧)。在这样的社会中,尽管有时会出现集体性的惊恐,但恐惧不会长久成为公众生活的基本心态。然而,在实行秘密警察恐怖统治的国家,如纳粹时期的德国、斯大林时期的苏联和东欧国家(当然有程度的差别),无安全感、朝不保夕、惊恐猜疑便成为普遍的公众生活状态。恐惧因此也就成为这些国家人民梦魇般的创伤性心理特征。这一意义上的恐惧已经不再是个人情绪的变动或者埋藏在人类心灵深处的关于存在的超越体验(对死亡的恐惧),而是一种在特定社会环境下形成并长久维持的、具有特殊政治内容的心理机制。这是一种由政治制度制造和维持的结构性恐惧,一种必须从暴力统治的政治压迫关系来理解的社会心理。
(责任编辑:千千面)
教育搜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