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免费杂志》》社科历史》》炎黄春秋》》

冷战时期一个东欧家庭的秘密档案(9)

来源:炎黄春秋 2016年5期 作者:徐贲

  还有一位叫马琳达·哈勒斯的朋友,她是马尔顿先生的秘书,她的未婚夫叫贝勒·哈勒斯,是一位在德国纳粹时期保护过马尔顿的老朋友。秘密警察胁迫马琳达监视并汇报马尔顿家的情况,威胁说,如果马琳达不汇报马尔顿在每周桥牌聚会中的闲谈内容,就要逮捕贝勒。他们命令她不准透露此事。但她一回家,就把这件事告诉了马尔顿夫妇。马尔顿先生说,为了不让你们为难,我们可以不来。可是,贝勒说,秘密警察可不蠢,他们马上就会知道真相,马琳达也会有危险。于是,马尔顿先生说:“很好,我们继续来,并带上我们一周活动的报告,让马琳达照此汇报。”凯迪记述道:“因此,每星期打桥牌前,父亲拿出关于他和母亲的打字报告,马琳达用手抄下,然后再把原件烧掉(我很钦佩,父亲一定很忙,因为他同时要为秘密警察、美联社、联合社三家写稿)。马琳达记得,勇敢的父亲还负责她每周去‘安全房’(警察局)的计程车费,而秘密警察只允许公交车的报销。”
  像这样的细节展现了当时匈牙利人日常生活的真实图景。人们生活在恐惧之中,常常不得不违背自己的良心,出卖朋友,充当秘密警察的帮凶。但是,《布达佩斯往事》所展现的人性图景并不是悲观绝望的。它让我们既看到人性中的阴暗部分,也看到人性中善良的一面;既看到极权环境力量对人性的扭曲和摧残,也看到不向它屈服的可能和抵抗它的希望。正因为这种环境力量十分强大,不屈服于它的人和抵抗它的行为才更加难能可贵,也形成了一种与一般意义不同的勇敢。这种勇敢可能与理想化的无畏无惧相去甚远,它不是从来不曾软弱,不是从来不曾因迷惘而失去清醒的判断,也不是从来没有逃避的意愿,而是在几乎所有人都当告密者的时候,守住最后的道德底线,那就是,不出卖,不背叛,不当告密者。这正是凯迪在阅读她父母档案中在他们身上了解到的那种勇敢。
(责任编辑:千千面)
教育搜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