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让我们一起享受阅读的体验-17kqk.com!

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在线杂志》》社科历史》》炎黄春秋》》

批林批孔在北京

时间:2016-04-15 23:51文章来源:炎黄春秋 2016年4期 荐稿者:陈徒手 阅读量:
  
  1973年8月中共十大召开前后,批林批孔在幕后悄悄酝酿。7月毛泽东在跟王洪文、张春桥的一次谈话中说,林彪同国民党一样,都是尊孔反法的。在这之前,迟群、谢静宜向毛泽东汇报说林彪也有孔孟之道的言论,毛马上敏感地问,林彪有哪些孔孟的言论或者类似的语言?他当即让迟群、谢静宜搞一个材料送来一看,并说:“噢,凡是反动的阶级,主张历史倒退的,都是尊孔反法的,都是反秦始皇的。”(见《江青、姚文元、迟群、谢静宜1974年1月25日在中央直属机关和国家机关批林批孔动员大会上的讲话》)毛开始筹划一场全新的思想政治运动的格局,精心寻觅每一步战机,但多数地方党组织却因不知内情而缓慢地、被动地相跟着。
  直到1973年10月在北京市委召开的区、县、局负责人座谈会上,市委书记丁国钰谈及第四季度工作安排时还表示,“重点还是学习十大文件,批林是主要的,这点不能含糊。”但他也透露说,批孔问题,在今年5月中央工作会议上有指示,清华、北大做了大量工作,全市是刚开始,准备通过批孔,深入批判林彪的反动思想体系。他只是含混地说,批孔主要是在大学,中小学主要是老师,“不懂得什么是儒家、法家,搞不清,那也不行”。(见1973年10月20日《关于1973年第四季度工作安排的意见》)在这里,主管文教的丁国钰言语中有点轻待之意,把“批孔”单纯地看作是一场“正面教育”活动,明显低估了即将到来的这场运动的呼啸效应。
  1974年1月18日,经毛泽东批准,《林彪与孔孟之道》(材料之一)作为该年中央一号文件下发,谋划已久的批林批孔运动由此正式拉开大幕。此后北京市任何一级党组织的公文统一带上该运动的行头,照例扣紧运动的主题,在各自的工作领域加以阐述和发挥。文革期间不少专项运动只开展了一年或半年,后脚跟着前脚,大量机关文件都可随风向而定调子,依据最新中央文件、两报一刊社论和重点文章,巧妙地更换了运动主体的词语系统。有时这种文件内容转换极为壮观,数夜之间党政机关来往公文全部变更面貌,切换得丝丝入扣。
  譬如1974年2月5日,按惯例发出当年度纪念三八节的通知,市妇联一改1973年度“批林批陈整风”的政治言辞,完全演变成了一套全新的时兴话语系统:
  今年纪念“三八”节的各种活动,必须紧紧围绕批林批孔这件头等大事,发动广大妇女积极投入这场重大的政治斗争中去,对孔孟之道、尊孔反法思想发起新的进攻,充分利用林彪这个地地道道的孔老二信徒的反动嘴脸,对广大妇女进行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教育。
  要大造革命舆论,使广大妇女认清,批判孔孟之道,绝不是什么学术问题,不仅仅是文化学术部门的事。批孔是批林的重要组成部分,批林必须批孔,不批孔就不能深入批林。斩草要除根,批孔就是挖林彪修正主义路线的根子,因此,抓好批林批孔,就是抓大事。
  狠批林彪、孔老二男尊女卑的反动思想,树立妇女的革命志气和抱负;批判和抵制反映在婚姻家庭方面的早婚早恋、包办买卖、大要彩礼、大摆酒席、封建迷信等旧习惯势力,与旧的传统观念决裂。几千年来妇女深受孔孟之道的害,她们对孔孟之道最恨,对孔孟思想的反动实质看得最透,只要破除迷信,解放思想,广大妇女一定会在批林批孔这场斗争中充分发挥作用,批出新的水平,做出新的成绩。(见市妇联《关于纪念“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的意见》)
  团市委也依每年纪念活动的惯例,在4月5日向市委呈上纪念“五四”运动的请示报告,开头就强调:“今年的纪念活动,要以批林批孔为中心内容。教育广大青年发扬‘五四’运动‘打倒孔家店’的革命精神,进一步掀起批林批孔新高潮。”报告中马上切合到当时的运动主题:“当前,各级团组织要在党的统一领导下,按照《人民日报》3月15日社论《再批‘克己复礼’》的精神,发动广大青年深入揭露和批判林彪阴谋篡党夺权,‘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的罪行,坚决同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反对社会主义新生事物的复辟势力和修正主义回潮作斗争。”(见《关于纪念“五四”运动55周年活动的请示报告》)
批林批孔在北京
批林批孔在北京

  据市委办事组的统计,从1974年3月下旬到7月底市委向中央呈送的报告24件,市革委会给国务院的报告4件,共计28件。从报告的内容看,有关批林批孔的报告比较多,共12件,占上报总数的百分之四十三。(见1974年8月11日市委办事组《今年第二季度市委、市革委给中央、国务院写报告的情况》)细翻篇目,大都是报送北京市几个重点单位开展批林批孔的情况,其中有推广价值的是首钢炼铁厂、海淀区中关村一小等。文件上下运作之中,总会推动运动细微的走向,找到一些发酵的事件点,并适宜于一些人幕后策划,后来果然发生中关村一小的黄帅反潮流事件,一度造成全国性的影响。
  
  大兴县红星公社一向是北京市开展政治运动的热闹单位,此次还是以规模大、活动多、成绩显著而领先。市委1974年10月15日向中央上报红星公社党委撰写的材料《普及、深入、持久地批林批孔,用社会主义占领农村的思想文化阵地》,作为北京地区的先进典型加以推介。
  红星公社共有8万社员,公社党委从中挑选组织“五大员”(理论辅导员、广播通讯员、图书管理员、革命故事员、文艺宣传员)近4000人,让“五大员”登台讲课、办墙报、编演节目。材料中称,全公社有固定的学习时间,一般每周有半天加两三个晚上(或下午出工前)。同时,地头休息时说段批林批孔的快板。晚上收工以后,利用广播说新书、讲故事,使群众随时随地都能受到教育。有的贫下中农高兴地说:“咱们的批林批孔可真带劲,十八般武艺都用上了。”有位贫农老大娘,外出串亲威,刚住两天就呆不住了,坚持要回家。她说:“我们队天天说新书,一天不听就觉得少点啥。”双桥北队自编《妇女赞》,大部分社员都会背诵。一个男社员过去受“男尊女卑”的影响,总觉得男人搞家务就低人一等,学了《妇女赞》以后提高了觉悟,主动帮助爱人承担家务。   最能显示战绩的是,76个大队搞了儒法斗争史展览,90个大队对宣扬孔孟之道的坏书《论语》、《三字经》、《名贤集》、《弟子规》等进行了批注,有的队还注释了《商君书》、《孙子兵法》等法家著作。庑殿二大队理论小组组长卞慧俭记了30多万字的读书笔记,同北大哲学系教师一起注释法家著作《荀子》,这本书后来列入全国出版规划。 (责任编辑:千千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