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让我们一起享受阅读的体验-17kqk.com!

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在线杂志》》社科历史》》炎黄春秋》》

一个老共产党人在文革中的思考

忆期刊网文章来源:炎黄春秋 2016年4期 荐稿者:钱理群 阅读量:
  张闻天从1971年10月12日起,不顾安危,秘密地写作论述社会主义的文稿。注1《张闻天文集》第四卷选载了七篇。这位被体制所放逐的老共产党人的思考,属于文革中的民间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注2在张闻天的文革观察、体验里,党的危机主要有四个方面。
  党和群众的关系
  张闻天在考察党的方针政策,党的状况与命运时,最为关注的是党和群众的关系,最担心的,是党脱离群众。在文革中,他发现党脱离群众,关系紧张达到了空前的地步。因此,他的思考首先就集中在党为什么会脱离群众?
  在他看来,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和问题。他强调,党脱离群众“在党成为执政党之前,固然容易发生;但在党成为执政党以后,在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更容易发生,其危险性也更大”。
  从党的角度说,“在无产阶级专政下,党是国家机关唯一的和最高领导者,党的领导者也是国家机关的首长,他们做决议,下命令,领导一切,指挥一切。他们处在领导者和首长的一种特殊地位,工作特殊,生活也特殊。这种特殊情况,使党和国家机关的某些领导者常常容易产生一种错觉,似乎他们是站在群众之上的官吏,他们有一种高人一等的优越感,似乎群众有义务服从他们的领导和指挥,他们可以为所欲为,发号施令”,“由于某些领导者工作和生活的特殊性,加上旧社会地主、资本家、官僚政客的旧思想、旧作风的影响,有些人在思想上、作风上和生活上逐渐脱离群众,最后蜕化变质为同人民群众对立的官老爷”。——这不但揭示了党的领导者蜕化的危险,而且涉及了党的领导者官僚化与“党是国家机关唯一领导者”、党“领导一切,指挥一切”的体制的关系。 织梦好,好织梦
  张闻天指出,“在人民群众方面,由于长期以来受尽地主、资本家、官僚政客的欺压,有些人也容易以旧思想、旧习惯来对待现在的党政领导者,把他们看做官老爷,认为他们有权有势,往往对他们惟命是从,把一切革命胜利的果实,都说成是他们的恩赐,说他们是群众的救命恩人、救世主,对他们歌功颂德,唯恐得罪他们而遭受惩处或迫害”,“人民群众方面的旧思想、旧习惯,也是促使党和国家机关的某些领导者骄傲自大、自以为是、脱离群众的另一个原因”。注3——文革中发展到极致的个人崇拜,显然与这样的国民心理有关。
  在张闻天看来,关键还是没有摆正党和群众的关系。他强调,“人民群众是主人,党是勤务员”,绝不能“把主人和勤务员的关系颠倒过来,像旧社会历史上总是颠倒过的一样,他们(党的领导干部)是主人,而群众则是为他们服务的”,“革命胜利和幸福生活的获得固然由于共产党的领导,对共产党人表示信赖和尊敬是正确的,也是自然的,但使革命取得胜利的根本原因是人民群众自己的力量”。“这样,就在无产阶级政党面前提出了一项任务,就是真正使人民群众成为国家的主人,而党和国家机关的工作人员是名副其实的人民勤务员”。注4——这里所提出的,是要由传统的“为民做主”的民本主义,转变为“由民做主”的现代民主主义,共产党人绝不是人民的父母官,而只能是人民的勤务员。注5

dedecms.com


  如何保证人民群众真正成为国家的主人?在张闻天看来,关键是充分而全面地实行人民民主。首先是群众对党的方针政策进行“鉴定和批判”的权利,特别是“发表不同意见”的权利。张闻天特意强调,“如果上层领导者”只是“喜欢人们讲阿谀奉承和歌功颂德的话,而不欢迎人们讲不同意见的话”,就“不能真正发扬民主”。他尖锐地指出,“害怕群众,害怕批评,是一切机会主义者的共同点”。其次,张闻天坚持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任命撤换,经过一定的会议讨论决定,也是非常重要的”,也就是党的干部的权力,必须通过一定的民主程序,由人民授予,而不能由上级机关领导决定,这样才能使党的干部真正对人民负责,而不是只对上级领导负责,这样就能够从根本上改变党的上下级之间的依附关系,而使得“党和国家机关的领导人经常处于群众的监督之下,从而减少官僚主义、命令主义和主观主义等各种脱离群众的不良作风”。其三,张闻天主张,必须“吸收群众参加国家的管理工作”,注6也就是说,人民群众不仅要有批评、监督权,更要有管理权,这是一个更根本的民主权利。
  张闻天强调:“没有民主集中制,就不可能有真正的群众路线。民主集中制是形式,但这是正确表现群众路线的内容的形式”,“表现党的民主集中制的党章党法,和表现国家民主集中制的法制法纪,所以必须严格执行的原因,就在这里”。注7何方分析,“张闻天提倡坚持的首先是作为制度的民主,而不仅仅是干部的民主作风”,“他认为,把发扬民主的希望,主要寄托在领导者的态度上,是对民主的误解”。“按我们原来所学,群众路线主要就是‘为人民服务’、‘密切联系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集中起来,坚持下去’,以及虚心听取群众意见,‘让人说话,天不会塌下来’等等。其实,这只是视群众路线为好的领导方法。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说,连封建社会某些比较开明的君主和清官都多少能做到”,其基本思路就是前文提到的“为民做主”。这与现代民主也是风马牛不相及的。张闻天提出“必须使民主‘制度化,法律化’”即“法制化”,就彻底摆脱了将希望寄托于“好皇帝”、“清官”的“民主作风”的恩赐的传统,迈出了走向现代社会主义民主的关键一步。注8因此,张闻天在文革中强调:“一切国家机关的重要决定必须通过人民代表大会,照人民代表大会的规则办事。尊重人民代表大会的组织形式,就是尊重群众的意见。把代表大会当作无关紧要的组织形式,就是不尊重群众的表现”,注11是具有极大意义的。其时,人民代表大会的组织形式早已弃之如敝屣,而代之以领袖独裁。张闻天认为,正是这样对民主、法制的公开践踏,导致了党严重脱离群众,与人民关系的高度紧张。
copyright dedecms

  政治与经济的关系
  张闻天还指出,当“党开始不了解或不甚了解群众的要求和情绪,提出的方针政策不符合或不完全符合群众的利益,因而群众不赞成或反对;或者群众还不了解党的方针政策是真正代表他们的利益的,因而也不赞成或反对”,这就会形成党和人民群众的矛盾,而这样的矛盾也同样会发展到十分尖锐的地步。注10他还进一步发出警示:“无产阶级的政治,脱离了群众,不从群众出发,不为群众服务,不信任群众,不依靠群众,就一定要走向自己的反面,成为资产阶级的政治。”“在无产阶级取得政权之前,这种脱离群众的政治领导,决不可能使无产阶级取得政权;在无产阶级取得政权以后,这种领导就会导致无产阶级失去政权”,“党的政治路线正确与否,对于革命和建设事业的成败,具有关键作用”。注11而“群众的实践是衡量党的路线和政策的最高尺度”,“凡是给群众造成损失的路线和策略,就是错误的或有缺点的;相反,凡是给群众取得成就的,就是正确的或有优点的”。注12——这样,张闻天就纠正了长期存在的一个认识的误区和盲点,即认为“只要党决定了的东西,就一定是正确的”,因而“关心的总是党的决定是否执行了,至于执行中对党的决定的正确与否,优点与缺点,则漠不关心”。注13而张闻天郑重提出,党的决定,路线、方针、政策有可能因给群众造成损失而犯错误,自然是有针对性的:在他看来,在文革中,党的路线、政治领导犯了“脱离群众”的错误。   张闻天着重讨论了有关“政治与经济关系”的问题。 (责任编辑:千千面)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