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时政周刊》》南方人物周刊》》

丁乙 绘画性的叛变和皈依

来源:2018-01-18 08:14:18 南方人物周刊2018 作者:蒯乐昊

“我已经做了三十年的学生,现在想的不是向老大师致敬,而是自己怎么创造。

我并不属于完全的观念艺术,我亲历亲为地在体验绘画的过程,所以根本无法回避绘画性。画家是否可以创造新的绘画性,这是我的命题”

对艺术家来说,丰收之年也是劳作之年,劳作本身就是劳作的报偿。整个2017,丁乙马不停蹄。先是在英国伦敦泰勒画廊的个展,接着是在纽约的个展《黑与白》,同时抽象大师肖恩· 斯库利主动开放自己在纽约切尔西区的工作室展出丁乙作品,两个相距仅几街区的空间此呼彼应,形成“展外展”的双个展格局。随后,西安美术馆体量巨大的丁乙个展《十示记》拉开帷幕,近一百幅作品回溯了这位当代艺术家三十年来的创作。“绝对不是回顾展,我还在奋斗中,还有很多东西要做,不能过早回看。”

丁乙 绘画性的叛变和皈依

深夜回到上海的工作室,处理完杂务,应该回家了,但墙面上挂着的未完成的画作,看了几眼就生出磁力,把一个疲倦的旅人吸到了他平日的位置上,开始画画。这种绘画的惯性,把他纳入了轨道。案头好多个透明的大罐子,里面装满了五颜六色的颗粒,远看以为是蜜饯糖果,都是他从画面雕刻下来的碎屑,因为数量庞大而获得了美感。

刚刚开始画“十”字的时候,丁乙是把它作为一个否定的符号来用的,像是一个粗粗的麻叉。当时85美术新潮席卷全国,新生代艺术家们急于破旧立新,大多走了一条“非常表现,非常宣泄”的道路,新潮美术貌似百花齐放,但两年后大家还是看出了端倪,真正对当时中国艺术影响最大的两个流派,一个是超现实主义的流派,一个是表现主义的流派,“这些背景,对我选择这样的创作有影响,我想有针对性地去走一条更冷静的路,反着走。”在绘画中寻找否定的语法

中国抽象艺术自民国起,道路漫长而风物并不明朗,“我也一直在找线索,有表现主义,有野兽派,有立体派,但是就是没有真正的抽象。”80年代看到吴大羽的作品,画面有抽象的感觉,但是画家的意识里面,依然有一个强烈的具象在先,“你看他作品的标题,《公园的早晨》,《山花烂漫》,都说明他的意识里不是纯粹抽象。”赵无极受宋代绘画影响很深,他的抽象倾向于拟态风景,实际上还是在画山水。

为了向纯粹理性的抽象靠拢,丁乙想要寻找到一种更为陌生的语言,“要让绘画不像绘画,就是为了避免百年来的现代主义已经建立了的经典。”早期丁乙从设计中找连接点,他用工具作画,让画面显得冷漠、疏离。

第一件出现“十”字符号的作品,色彩和结构都受蒙德里安影响,红黄蓝三原色,从最原始的状态开始,上面画满大叉,一个否定式的宣言的姿态。

在进入上海大学艺术学校继续深造之前,丁乙被分配在玩具厂设计木制玩具的外包装,作为设计师,常打交道的就是印刷,在印刷稿示意的纸张边缘,都印有一个“十”字,表示可切割的实线,这是一个技术符号,本身并不带有任何意义。从这时候起,丁乙所有的作品,一律命名“十示”,他不希望人们依照过去的经验,从诸如春花秋色之类的标题中寻找引导,他要把画面之外的减法做到极致。“我希望人们可以聚焦在绘画的色彩、线条和画面的结构上,只有当人们忽略了所谓的意义,他们才能更加开放地接受艺术带来的新感觉。”你不是唯一的一张通行证

1992年,威尼斯双年展的策展人看到了丁乙的作品,找到他,说,你的画风很好,但是尺幅太小了,我们的场地非常大,你能不能尝试做一些大的作品?

丁乙为威尼斯双年展特别画了三幅2.4米×2.8米的作品。改革开放伊始,整个上海都买不到这么大的画布,但是静安宾馆因为需要接待外宾,已经有了当时少见的King Size大床,丁乙想办法托朋友从静安宾馆搞出来几张大白床单,做成了画布。

1993年丁乙参加了几乎所有的与中国当代艺术有关的大型展览,比如威尼斯双年展,比如在柏林世界文化宫,西方社会第一次做中国行为艺术的展览,比如从香港开始的巡回展。这些展览展程都比较长,到了第二年,各种关于展览的剪报寄到中国。厚厚的一沓剪报,全部都是世界各国报刊关于展览报道的复印件,丁乙逐一翻阅,所有剪报里几乎都没有出现他的作品。

(责任编辑:佚名)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