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让我们一起享受阅读的体验-17kqk.com!

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在线杂志》》时政周刊》》三联生活周刊》》

银川公交纵火案:讨薪、跳楼和汽油

忆期刊网文章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6年3期 荐稿者:张星云 阅读量:
  今年冬天宁夏的气温很高,但就在1月4日晚上,冷空气到来,银川又回到了西北冬季该有的寒风中。5日早上7点,沈磊像往常一样登上由贺兰县开往银川火车站的301路公交车,从银川北郊赶去市中心上班的人们相互挨挤着,仿佛这样便可抵御西北清晨的寒冷。
银川公交纵火案:讨薪、跳楼和汽油
银川纵火案中被烧毁的301路公交车 (摄于1月5日)

  沈磊上车后挤到了前后车门中间的位置,车窗外太阳还未完全升起,公交车到达了金盛站,报站的声音把沈磊的注意力从窗外拉了回来,他还有两站就要到站换车了。车刚驶离金盛路口,他就听到后面有人喊“着火了”。他回头看时,只见一个小火球正在下落,他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危险。随后,“那火就像液体一样‘嘭’地出来”,离他两米外的一个男人从脚到头瞬间着起了火,火沿着地面开始蔓延。当火势蔓延到沈磊脚下时,惊吓中他向后跳了一下,坐到了后面的座位上。这一跳救了他的命。后车门没开,前车门挤满了人。当时沈磊的头脑还很清醒,他用力撞向座位旁边的车窗,但怎么都撞不开。他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整个车厢已经全部烧起来了。他慌了,深吸了一口气,瞬间感到肺痛眼花,此时车厢里已经全是浓烟。当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前车门开了一个小缝。“我啥也没想一下就扑出去了。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过去的,中间是否踩到人。”冲出公交车的沈磊只向前爬了两步便瘫坐下来,他看到旁边一个逃出来的女人,“手已经被烧得血肉模糊”。沈磊拿起手机打电话,110、119、120,三个电话全都占线。他听到旁边的人喊:“已经报警了,大家不要慌,朝后面站,不要围着车门。”沈磊再回头,“整个车已经烧起来了,前面是火,后面是火,中间的火最大。”随后消防队员赶到,火被扑灭了。但大部分乘客没有沈磊这么幸运,大火造成17人死亡,33人尚在医院救治。 忆期刊网向您问好
  银川市政府新闻办发布的消息称,马永平携带从加油站买来的两塑料桶汽油登上了公交车,用打火机点燃后从驾驶员位置车窗跳出,逃离现场。但逃离现场后的马永平并没有逃走。当天中午,马永平登上贺兰县一座建筑工地的楼顶,声称要跳楼。楼下聚集了当地公安和消防人员,其中一名穿制服者在远处架起狙击枪瞄准楼顶。与警方对峙4小时后,马永平被警方抓获带走。
  这不是马永平第一次用汽油,也不是他第一次要跳楼。
  去年12月7日早上,马永平拎了一桶汽油,带着条幅,来到银川商城对面隆悦宾馆的天台上。随后他将柴油倒在自己身上,穿着湿透的衣服,爬上了楼顶的信号塔。在信号塔上,马永平用手机自拍,并将照片发到了他的朋友圈。照片中他穿着一身深色的衣服,戴着一顶迷彩色的军帽。他在朋友圈里写道:“如果我是火炬,我毅然地燃烧自己……再见,美丽的银川,原谅我再不能给你添加一砖一瓦。”寒冷的冬天里,马永平带着的讨薪条幅被信号塔横向伸出的天线卷起,并没有完全展开。最终在僵持了8个小时后,四肢早已冻僵的马永平用了40分钟爬下了只有十几米高的信号塔,他双脚一着地全身便瘫软了下来,警察随后将他带走。
  宁夏电视台“直播60分”节目女记者也赶到了现场,并在楼顶平台上捡到了马永平落下的一封信,这是马永平用电脑写下并打印出来的讨薪材料,名叫《我为什么要直面死亡》。马永平介绍自己2013年6月带领15人接手贺兰县洪广镇劳务移民小区水暖工程,工程款总共33.63万元。2013年底,土建老板丁成宝将一套“一品中堂”的房子顶给马永平作为工程款,但马永平发现这套房子是烂尾楼,马永平认为他们之间的协议没有达成。“三年里我到处借钱垫付工人工资,有银行贷款,有私人高利贷,有亲戚处借的低息款,还有几人的工资未发。这些债务和利息使我妻离子散,有家不能回。”
本文来自忆期刊

  马永平随后被带到了银川市新华街派出所。面对电视镜头,新华街派出所杨副所长表示:“马永平的这种行为已经触犯了治安处罚法,属于扰乱公共秩序,必须对他进行处罚。”此次事件被“直播60分”节目称为“恶意讨薪”,马永平在银川市拘留所被拘留了10天,直到12月18日才被释放。
  从去年12月7日到今年1月5日,从爬到楼顶想要自焚,到在公交车上纵火烧人,马永平在短短不到一个月里,走上了绝境。

33.63万元


  这一切源于这33.63万元工程款。2016年1月10日,银川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受理银川市公安局提请逮捕的犯罪嫌疑人马永平涉嫌放火一案。经审查查明,犯罪嫌疑人马永平因承建工程,与分包商发生债务纠纷,多次追讨未果,因此产生不满,采用在公共交通工具上放火的手段,已严重危害到社会公共安全。
  马永平并不是简单的农民工包工头。马永平的父亲马世科1973年毕业于师范学校中文系,当了一辈子小学老师。上世纪90年代初宁夏进行移民搬迁政策,马世科带着妻子和三个孩子从西海固迁到了石嘴山市,并在此定居,那时马永平才五六岁。在知识分子的家庭环境中,马世科从小重视对孩子们的教育。马永平在宁夏建筑工程学院毕业后,在宁夏第五建筑公司工作了两年,由于表现好,被推荐去日本进行工程建设方面的研修。当时是家里为他花了5.7万元钱找中介去的日本,在日本他一边参与工程建设,一边学习,一下就是三年。三年后从日本回来,马永平觉得宁夏第五建筑公司的工资不高,打算跳槽。专业学校毕业,又有外国研习经历,当时石嘴山市有三家公司想聘用马永平,三个月试用期后月薪都可以达到一万元。“他很拧,很固执,就是爱当老板,爱自由,所以没去这三家公司,自己干包工去了。”马世科对本刊如此回忆道。

17kqk.com.com


  马永平在2010年9月19日成立了石嘴山市银平劳务有限公司,注册资金3万元,他和另一自然人各认缴1.5万元,专门做土建工程的劳务派遣。范忠林曾在他手下当建筑工人,他记得马永平承接别人的工程,但往往要不到工程款,“他家里的东西,基本都是不同的工程负责人顶给他的”。范忠林记得一个工程负责人曾给马永平一只藏獒,顶了1万元工程款,马永平喜欢狗,但养了两年藏獒却死了。马永平家里的沙发则是另一个工程负责人给他的,顶了6000块钱。一辆老款奥迪A2,马永平花了1万元买了回来,如今这辆车依然停在马永平家农村院子里,落了很多土,一直没有开。就这样,马永平的劳务有限公司干了两年,没赚着什么钱,马永平关掉了公司,去工地做起了包工头。   包工头这条路,似乎并不适合马永平。2013年6月,他从马吉军那里承接了贺兰县洪广镇劳务移民小区的水暖工程,噩梦从此开始。马永平同村发小王引军记得当时的情况,贺兰县洪广镇劳务移民小区的建造工程是贺兰县政府委托宁夏土木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代建的,土木基业又将此工程承包给了包工头丁成宝,四栋楼房总建筑面积一共有2万平方米左右。丁成宝将此工程包下后,又分包出去,其中水、暖、电工程包给了马吉军。马吉军又把电工程包给了另一个人,再把水、暖工程包给了马永平。马永平成了“第三承包人”,他找了15个人,组成一个施工队专门干这一块。马永平当时商定的承包工程款总共33.63万元,即他手下工人的工资,而水、暖材料则由马吉军提供。父亲马世科曾经请别人参谋过,别人说这个工程复杂,50万元也许都没人敢包,但马永平没有听父亲的意见。盘根错节的承包关系下,是隐藏的风险。 (责任编辑:佚名)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