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让我们一起享受阅读的体验-17kqk.com!

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在线杂志》》时政周刊》》三联生活周刊》》

一个盗洞引发的探秘:海昏侯墓发掘记

忆期刊网文章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5年50期 荐稿者:邱杨 阅读量:
一个盗洞引发的探秘:海昏侯墓发掘记
考古人员正在海昏侯墓发掘现场提取椁室东南角的随葬品
一个盗洞引发的探秘:海昏侯墓发掘记
考古人员清理椁室西侧室
一个盗洞引发的探秘:海昏侯墓发掘记
海昏侯墓出土了数以千计的竹简,需逐一加以修复,工作量可能需要两代人的努力

  两名考古队员双膝跪在悬空架起的木板上,膝盖下仅仅垫着一层薄薄的海绵。南昌冬天的下午,室内阴冷潮湿,刚刚喷洒过大量去离子纯净水的墓室里更显冰凉,空气中弥漫着湿漉漉的味道。但墓室里的人们却浑然不觉,大家此刻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椁室东南一角。只见两名考古队员慢慢探身俯下,尽全力伸直双手,小心翼翼地从一堆看似杂乱的堆积物中提取出一件小型器物。 本文来自忆期刊
  “标号M1-1566,铜座漆木杯。”记录员边写边念。这时,站在一旁细细观察的队长杨军却眼尖地纠正道:“应该是铜胎漆木杯。”果然,在简单去除淤泥后,器物的原貌便显露出来:这是一座酒杯形青铜酒器,高约19厘米,直径约8厘米,杯体塑铜胎,杯口扣铜边,杯身包漆皮,精致的弦纹纹饰引来围观人群的啧啧称赞。
  尽管已经出土了万余件文物,但在墩墩山海昏侯墓发掘现场,仍然每天都有惊喜。或许你不曾想到,揭开这座沉睡了2000多年的神秘墓葬面纱的竟然是一个阴差阳错发现的神奇盗洞。

盗洞异香


  52岁的熊菊生是南昌市新建县大塘坪乡供电所的临时工,每天清晨傍晚,他都要骑着摩托车从墩墩山脚下经过,往返于大塘街与家之间。老熊的家正对着墩墩山,距离观西村老裘村民组东北方向大约1000米的地方。自他有记忆起,就在这座高高耸立的山包上放过牛,跟着大人种过旱地。现如今,这座山包上长满了荒草荆棘,除非谁家有白事下葬,寻常日子里极少有人迹,用村里人的话说,是“鬼都不去的地方”。
  2011年2月中旬起,老熊发觉每天必经的墩墩山有些诡异。此时春节刚刚过去不久,村里几乎没什么生人,但这几天傍晚回家时,他总看见几个陌生人鬼鬼祟祟地在墩墩山脚下转悠。入夜时分,家中的狗也总是狂吠不止,老熊隐隐觉得不安。3月23日早上,他突然发现昔日布满荒草荆棘的墩墩山顶上,突兀地冒出了一个黄土堆。越琢磨越不对劲,老熊赶紧叫上几个村民,到墩墩山上一探究竟。

忆期刊网向您问好


  这一探却惊出了老熊一身冷汗——墩墩山顶正中央竟然凭空冒出了一个深不见底的盗洞!盗墓贼挖出的黄土已经堆成了一个小山包,这个长约1米、宽约半米的长方形盗洞显然不是一天两天能挖出来的,锄头、铁锹等工具横七竖八地丢在地上,盗洞旁甚至还搭起了歇脚的简易小棚。而地上散落的大块木桩更让老熊意识到事态的严峻:莫不是已经挖出了棺材板?情急之下,熊菊生赶紧报了警。
  杨军接到考古所所长徐长青的电话时已经是下午16点多钟,这一天他刚刚下乡出差回来,正准备在厨房里给好久不见的妻儿做一顿好菜。所长在电话里说新建县发现了一个盗洞,让杨军去看看。“我本来不太想去。”杨军透过窗户看了看屋外,3月的南方天黑得早,此时的天色已经开始擦黑了。听出了杨军的不情愿,所长在电话里特意提示道:“是在铁河附近。”一听是铁河,杨军一下子反应过来,他赶紧放下锅铲,抓起200块钱就打车出了门。
一个盗洞引发的探秘:海昏侯墓发掘记
海昏侯墓出土铜盘上的花纹

  “可能是海昏侯!”这是杨军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根据《汉书》、《江西通志》等历史文献记载:“海昏侯刘贺墓在建昌县西北六十里昌邑城内,有大坟一所,小坟二百许,旧称百姥冢。”“昌邑王刘贺即帝位二十七日,废为列侯,卒葬昌邑。”传闻中的海昏侯墓就在南昌市区以北约60公里处,这里大大小小的墓葬很多,考古人员早就怀疑跟海昏侯有关,但具体是哪一座,却没人说得清楚。而这次偶然发现的盗洞,恰好就属于这片区域。
忆期刊网向您问好

  两个小时后,当杨军赶到墩墩山脚下时,天色已经黑透。他抬头看了一眼高高凸起的山包,心下暗自嘀咕:“这样大的封土,看来墓的等级很高。”而此时的墩墩山上已经聚集了很多人,警方和附近来看热闹的村民。穿过荒草荆棘和各式祖坟墓地,杨军来到了山顶盗洞前,他一眼就看到了盗墓贼挖出的椁木板、白膏泥和木炭。这愈发证实了他的猜测:这很可能是一座西汉的高等级木椁墓葬。“在西汉,南昌一带再没有比海昏侯等级更高的了。”他进一步大胆猜测,“至少可能跟海昏侯有某种联系。”
  杨军看着黑魆魆深不见底的盗洞,越想越后怕:如果当晚自己犹豫没来,盗墓贼再挖上一晚,这个墓就彻底保不住了。“当时这里连县级文物保护单位都不是,既没有保护资金也没有保护人员,今天把盗洞填掉,明天盗墓贼还会来挖。”杨军明白,要真正保住这座古墓,必须赶紧向国家文物局、江西省文物局申请抢救性发掘,避免陷入混乱。由于天色已晚,无法进入盗洞查看,杨军当晚干脆住在新建县里起草文件材料。
  直到第二天天色渐明,杨军才真正看清楚墩墩山附近的环境:这里大大小小分布着众多封土坟包,几乎所有明清以前的墓葬都留下了大量盗洞。事后证明,墩墩山是盗墓贼最后下手之处,与之相邻的左侧山包即侯夫人墓则刚刚被盗不久。“为什么最有价值的墓反而最后才被盯上?”据杨军观察,这或许与墩墩山的外观有关。“它比左侧山包显得小一些,或许盗墓贼根据封土越大墓主身份越尊贵的推断,先对左侧山包下手。”但盗墓贼万万没想到,汉代是以右为尊,右侧封土之下的墓主可能更尊贵。“正因为盗墓贼看走了眼,反而给考古保护争取了时间。”后怕之余,杨军更多的是庆幸。
一个盗洞引发的探秘:海昏侯墓发掘记 (责任编辑:佚名)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夏先生的蜘蛛

    夏先生最幸福的事情是:跟他一起去美国的是一只中国的蜘蛛。 他本来是不想去美国的,1...

  • 没有仪式感的散场

    上了4年大学,C连校门口唯一一家咖啡馆都没去过。她除了看电影、写小说很少出门,就连...

  • 谁吃了她的口红

    我怀疑这个世上有一种贼,专偷女人的口红。他们身材矮小,就像个小豆丁,只在夜间出没...

  • 262亿

    微软斥资262亿美元大手笔收购领英,它给领英的估值相当于这家社交网络截止到3月31日的...

  • 声音

    没有传统,艺术就像一群没有牧羊犬的羊。没有革新,艺术就是死尸。 ——丘吉尔 骄傲是...

  • 运动助记术

    科学家们很早就发现,脑力活动后的体力活动能促进记忆巩固,但发表于《当代生物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