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免费杂志》》时政周刊》》新民周刊》》

作家笔下的年味

来源:新民周刊 2016年6期 作者:刘绮黎
  不管穷人家,还是富人家,丰俭由人,却都要自己动手,才能品尝到年的味道。让我们跟作家们一起细细品味年的滋味、年的气氛、年的愿景。
  王蒙
  小时候过年特别激动 因为能吃上一顿肉
  小时候过年特别激动,因为能吃上一顿肉,因为包饺子,因为穿一件新衣服,因为给大人磕头和得到压岁钱。也因为相信家里大人的话,相信这几天有诸神下界,有祖先的在天之灵在空中巡回,我们必须出言谨慎,行事小心,敬畏与感动上苍,祈求好运。
  老舍
  蒜泡得色如翡翠 醋有了辣味
  腊八这天还要泡腊八蒜。把蒜瓣在这天放到高醋里,封起来,为过年吃饺子用的。到年底,蒜泡得色如翡翠,而醋也有了些辣味,色味双美,使人要多吃几个饺子。在北京,过年时,家家吃饺子。
  在有皇帝的时候,学童们到腊月十九日就不上学了,放年假一月。儿童们准备过年,差不多第一件事是买杂拌儿。这是用各种干果(花生、胶枣、榛子、栗子等)与蜜饯掺合成的,普通的带皮,高级的没有皮——例如:普通的用带皮的榛子,高级的用榛瓤儿。儿童们喜吃这些零七八碎儿,即使没有饺子吃,也必须买杂拌儿。
  冰心 作家笔下的年味
  大坛子里装大块喷香的裹满“红糟”的糟肉
  过年的前几天,最忙的是母亲了。她忙着打点我们过年穿的新衣鞋帽,还有一家大小半个月吃的肉,因为那里的习惯,从正月初一到十五是不宰猪卖肉的。我看见母亲系起围裙、挽上袖子,往大坛子里装上大块大块的喷香的裹满“红糟”的糟肉,还有用酱油、白糖和各种香料煮的卤肉,还蒸上好几笼屉的红糖年糕。当母亲做这些事的时候,旁边站着的不只有我们几个馋孩子,还有在旁边帮忙的厨师傅和余妈。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