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免费杂志》》时政周刊》》新民周刊》》

寻找老虎脚爪

来源:新民周刊 2016年25期 作者:沈芸
  美食家的味蕾是上天的赏赐。我们大家的吃货小朋友韩公子,吃遍全世界,在尝遍了米其林轮胎无数个星之后,依然酷爱苏州面,尤其是枫镇大面上市的季节,他必要去吃上几次。
  我生在苏州,在苏州和上海都长住过一段时间。
  那时候的苏州城是诗词中的小桥流水人家,我们也是住在白墙灰瓦的里面。
  在我外公外婆家的灶披间里,有一张南方人家家都有的老红木方桌,我印象中所有的好吃的都跟这张老桌子有关。
  我的外公是老员外出身,虽然“天翻地覆慨而慷”之后,每天必须要上班工作了,但他还是保留一些他自己的“小乐胃”:早上起来后要笃悠悠地去“皮包水”,吃一碗焖肉面。然后再去听一场评弹。下午“水包皮”,要去淴浴(洗澡)。晚饭前,还要吃块糕团。
  我跟着他吃大肉粽,油亮亮的糯米包着大块的肥五花肉,他吃的时候,还要撒上一勺白砂糖,那里面的肉必须要特别肥,像现在粽子里柴柴硬硬的瘦肉,就吃不出那种又甜又肥又腻的感觉了,过瘾!所以我对苏州的记忆从来都是和“甜”分不开的。
  说起儿时滋味,有一样老虎脚爪,我一直没有找到。韩公子也跟我一起找,我们从平江路到观前街,看到了一家只有一个门脸的小店壹品堂,它的招牌上写着:老虎脚爪,可是一问,老板说,今天不做。什么时候做?也不知道,要看心情。后来韩公子还特地跟这位老伯伯讲:“要是哪天心情好,重新做老虎脚爪,记得告诉我……”
  小时候的记忆变得越来越遥远,遥远到我已经记不住了。以至于在上海豫园的对面,我把新疆买买提做的号称“老虎脚爪”当真了,拍照发给我的闺蜜,急得她在语音里大喊:“这不是,这是大熊掌,发面发成那么胖,是面包了,不对!”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