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免费杂志》》时政周刊》》新民周刊》》

歌的日记

来源:新民周刊 2016年25期 作者:姚谦
  那年,忽然一时兴起,试着把自己的工作与生活里最喜欢的旅行,画上了一个连接线,创作了《闭上眼睛去旅行》这个音乐选辑。反映着当时生活里因为工作或休假时的短旅行,音乐是随身的配件,有时是伴手有时是工作。离开了生活地台北到别的地方的经验,在那段时间常常发生,因此换地方听熟悉的音乐,同样的音乐才有了不同的感受。而这些不同状态听音乐的经验,也给了这段在外时间留下了更立体的记忆;综合发展成了另外一种听音乐,或者另外一个层次的旅行的意义,在那段时光中。
  我们习惯以文字或照片来留下记忆,然而用音乐来记忆,更是一种默默成型的记忆方式,而且一点也不刻意,同样深刻地留在心里。一个城市如果能用一首歌或一段音乐来记载,就像一部电影有着它的主旋律一样,是一种很抽象却又丰富的描述方法,更形而上贴切地表达出纯属心理的感受,而非眼睛的描写。而这样的感受随着时间的离去丝毫不会褪色,依然能清晰地提醒着自己曾经有过这样的经验和情感。
  所以,如果做自己生命的导演,把去过的城市赋予一段音乐,把旅游过的地方赋予一首歌,或是与某人的情感嫁接了一段旋律,让音乐成为生活的主色彩,那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当然这是有根据的推想,在我许多参与影视作品配乐的工作经验中,总是一再证明:同样一段画面配上不一样的音乐,结果是两段不同的感受,就如同经历了两次不一样的片段。所有剪接过影片的人都会有这样的经验,当影片配上音乐后,绝对比无声时更能生动地感染他人。
  在我以前创作比较盛产的年纪里,许多作品如今回想起来,总会联想起当时写作时的地点,或是发想这作品时的环境,那些歌曲都带着浓浓的某个地域味道;甚至透过旋律的响起,我几乎可以闻到当时空气中的气味。我记得侯湘婷的《秋天别来》是在隆隆雷雨的夏天午后最后完稿的,本多ruru《美丽心情》则来自从新加坡出发往民丹岛的一次旅行中,在游轮上忽然有所感而写成,林忆莲的《盼你在此》则是在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前的一片草地上,看着一群人携家带眷在那野餐、踢球有感而写的。去年又去阿姆斯特丹,那个草地依然在,不过已经变成了许多室外艺术品的装置空间,好像不大能再踢球了,但是《盼你在此》这首歌将永远把2001年的阿姆斯特丹留在我心中。张清芳的《加州阳光》是我还没有去过加州之前在台北想象几天后将去的加州所写的歌,因为那个专辑整个录音都将在加州执行。后来,那一趟在加州待了近两个月,这首歌从纸上的词谱录制成歌曲,又拍摄成了音乐录像带。一首歌完全记载了一段时光,有了一部分心理感受和一部分真实生活,交织成了现在的回忆。那都是二十几年前的事了,如今的加州也变了。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