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免费杂志》》时政周刊》》新民周刊》》

死了都要爱(2)

来源:新民周刊 2016年25期 作者:徐枫

  让我最吃惊的还不是她对痛苦惊心动魄的描写,而是她流露出来的对于土地、他人近乎宗教性的强烈的爱,这是我在莫言、萧红、巴别尔这些以描写残忍而著称的作家那里都看不到的。在一些诗作中,她不是像常人那样抱怨命运不公,居然是责备自己爱得不够:
  我怀疑我在这个世界作恶多端
  对开过的花朵恶语相向。我怀疑我钟情于黑夜
  轻视了清晨
  这些,我羞于启齿:我真的对他们
  爱得不够
  ——《我以疼痛取悦这个人世》
  我也有过欲望的盛年
  有过身心俱裂的许多夜晚
  但是我从未放逐过自己
  我要我的身体和心一样干净
  尽管这样,并不是为了见到你 死了都要爱
  ——《给你》
  好一句:“并不是为了见到你”。她的诗,还有一些峰回路转的冷寂,这是最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的。她有不同于初学者的那种对于诗歌的驾驭能力,会煽情,也会控制,怎么可能是一个受教育程度不高的农妇呢?在言又几书店见到余秀华,你很难将眼前这个40岁的中年妇女,和这些纯粹的诗歌联系在一起。
  可是,可是,我怎么解释这一切呢?一个家里只有50多本书的脑瘫农妇,诗艺的纯熟简直匪夷所思。我真不知道将她怎么归类,也许真的有上帝为她人生的苦难所感动,赐予她写诗的天分,给予她人生的转机。
  我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造成的。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