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文学文摘》》特别文摘》》

南极布朗断崖上的笛声

来源:小品文选刊 2018年7期 作者:毕淑敏
南极布朗断崖上的笛声

  攀登南极大陆布朗断崖,雪雾肆虐,能见度极差。人们相跟着,踩在先行者的脚印里,艰难向前。
  南极雪颗粒感十足,表面结有牛皮纸般的硬壳,一经踩踏,噗地陷落,入脚深浅神鬼莫测。故专业探险队员先行踩点,用红色小旗标出安全地段,以防落入雪渊,性命难保。
  在没膝积雪中跋涉,类乎烂泥中拱路。我纠结不清—————是走没人走过的路?还是亦步亦趋地在前人脚印中讨生活?
  前者较省力,安全有保障,缺点是易伤腿脚。雪中脚印,是前人猛力盖下的戳。他踩跺的深度,踝的弯曲度,用力的方向……都冰冷执拗地凝固雪穴中。你必得全盘承接,没有丝毫商榷地框入这坚硬无比的铁鞋。稍有差池,脚踝膝盖便受伤。几番惊惧之后,我忿而另辟蹊径,独自在皑皑积雪上踩出新途,耗力深重。
  我边爬边琢磨:为什么企鹅奔走顺风顺水,不会扭伤踝关节?人则这么倒霉……
  按说攀援中,并非思索好去处,幸而南极空气极为凛冽清新,大脑能在气喘吁吁的同时,一心二用。企鹅的薄膜状蹼脚,可在雪上滑行。笨拙人足,蜷在僵硬的防水靴中,抓地不牢。企鹅呈炮弹样的流线型身体,重心相宜。人被防寒衣裤外加救生背心层层绑扎后,如同蹩脚粽子,重心不稳。企鹅的膝盖得天独厚,向后生长,拐动灵便之极。而我等脆酥踝骨,哪是冰雪跋涉的菜啊……
  千辛万苦终于登上布朗断崖。山顶和山腰所见略同,都是奶酪般的浓雾。忽闻悠扬笛声,犹如一道阳光斜扫,周遭瞬间燃亮。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