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文学文摘》》特别文摘》》

陪你最后一程

来源:小品文选刊 2018年6期 作者:佛刘
  9月,我送他去武汉。
  这样的日子盼了很久了,从3年前,从年初,从他高考结束,我曾无数地想这一天的到来,总以为到那时一切都会云淡风轻,一切都是结束或者开始。
  我盼,他也盼,有时候打嘴架,他总会有意无意地说,终于可以自由了。
  我能体会到他说这话时的心情,我在他这个年龄的时候,也曾是这样的想法,外面的世界多精彩啊,可以不听父母的唠叨,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反正,那是一个没有约束的世界,可以自由的飞翔。
  但我不给他太多的得意,我说,有你想家的时候。
  临行的日子想嘱咐的太多,但人家根本不想听,要么以玩电脑手机漠视,要么说同学们在楼下等他出去玩呢。
  9月的天气,在邯郸涉县已经不是很热了,早晨起来甚至还有些凉。知道武汉是火炉,看天气预报,却也没有想象中的高温,便只带了一件短袖T恤,而他,行李箱里装了哪些衣服,问他也不说。
  武汉的天气比预想的要热得多,当我们走下高铁,穿行于逼仄拥挤的城市空间到达武汉那所大学的门口时,衣服都已经湿透了。
  他的脸上一片潮红,想一想以后至少有4年的时间要在这里度过,我无由地替他担起心来。但他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退缩,而是用热切的目光打量着眼前普通的大学校园。
  与网上联系过的学长见面,然后去报名,去宿舍,看他与学长们从容的交谈,然后又把我扔在树荫下,随学长一起去看校园。那一刻,我忽然觉得,他真的不需要我了。
陪你最后一程

  想起高考之后,他和几个同学去九寨沟,那么遥远的路程、陌生的地界,我劝他,要么找旅行社,要么我陪他们一起去,自以为是好心或者关心,不想却贴了冷屁股,他一句话抛过来———要是那样我就不去了,又把门一关。听他在屋子里要同学的身份证号码,然后网上订票、订旅馆。我坐在沙发上,心里酸溜溜的。可想起自己18岁时都已经是一名有2年工龄的电工了,也就释然。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