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文学文摘》》特别文摘》》

谁在夜空上写字

来源:小品文选刊 2018年7期 作者:鲍尔吉·原野
  夜里,登上汗乌拉山的山顶,风吹石壁,仿佛已经把山推出了很远。站在山上看远方的星空,如平视墙上的一幅地图。夜空像百叶窗一样倾泻而下,不用仰脖子。这样慢慢看就可以了,先做的事情不是辨寻猎户座在哪儿,以及牛郎织女星的位置,它们跑不掉的。先看夜幕有多大,这像一只蚂蚁探究沙漠有多大。大地之上皆为夜空,眼前的不算,夜从头顶包围到我身后。转过身,夜又从头顶包围到我身后。这么大的夜,却不能说是白天变黑了。我宁愿相信白天和黑夜是两个地方,就像大海与森林不一样。
  流星划下,由天穹划入霍林河方向。我以为它落地三四秒后会发生爆炸,起火,照亮那一小片地方。但没有,我在心里重新数了三个数,还是没有。流星也不一定诚实,或者它掉进沙漠里了。科尔沁的沙漠漫无边际。在流星划下那一瞬,我觉得有一个高大的神灵在夜幕上写字,刚才他只写了一撇,他的石笔断了一个碴,化为流星。为什么是撇呢?他可能想写人。人没意思,神怎么会写人呢?他不一定写汉文,天神写字最有可能写回纥文。这是神奇的文字,催生了藏文和蒙古文。它的字形更接近自然,像木纹、冰纹或绳索的纹样。
谁在夜空上写字

  面对这么一幅夜空,难免想在上面写写画画。汗乌拉山顶的灌木如一簌簌生铁的枝叶。风钻进衣服里,衣服膨胀为灯笼。夜色最浓重的部分由天空滑落并堆积在地平线,那里黑重,堆着夜的裤子。夜在夜里裸露身体,否则谁也看不到星星。夜只在傍晚穿两件衣衫,入夜便脱掉了。没有人能在夜里看清夜的身体。横卧的银河是天河的身体,夜在澄明中隐蔽。虽然有光,夜在光里交织了无数层纱幔,黑丝编造,细到了纳米级,让人的视力不管用了,兽眼管用但兽对夜不起妄心。风吹到山顶后变得无力,软软地瘫在石头后面,往下走几步,便感觉不到风的气流。河流白得不像河了,如一条蜿蜒的落雪地带,雪花满满地堆积在河床。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