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文学文摘》》特别文摘》》

雪忆

来源:小品文选刊 2018年7期 作者:高亚平
雪忆

  也许是环境改变了,也许是别的什么原因吧,一个规避不开的事实是,近十多年来,西安这块地方,每年冬天,是愈来愈少下雪了。去年冬天尤甚,整个漫长的冬季里,就没见过一片雪。气象部门今天报说明天可能有降雪,明天报说后天可能有降雪,市民们望眼欲穿,但连一片雪花,也没有落下。可今年就不一样,元旦刚过去三四天,长安大地上,就飘飘洒洒地落下一场大雪,让市民心花怒放,心怀大畅。
  落雪了,可以到原野上去踏雪,可以到古刹里去寻梅,可以到公园里去赏雪,也可以一个人坐在家里,温一壶酒,或者沏一杯茶,慢慢地啜饮。“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品饮着茶或酒,在心中默诵着古人的诗词,会感到别有一番情趣。当然,也可忆旧,譬如想一想自己这一辈子,曾经经历过的落雪。
  仔细回想起来,我经历过的落雪,何止数十次。但真正让我能记忆深刻的,还是在乡下经历的那些落雪天。
  我的家乡在西安城南的樊川,距城区约三十公里,过去是京辅之地,汉代属于皇家的上林苑,有唐一代,则属于达官显宦的居住区。这里风景秀丽,它南揖终南山,北依少陵原,西连神禾原,川内河网密布,土地肥沃,草木茂盛,鸟飞兽走,是一个宜稼宜居的好地方。历史上,有很多诗人都曾在此卜居,如杜甫、杜牧,即在此居住过多年,并留下很多诗篇。少小时代,我曾在这里生活了十多年。可以说,我对家乡的一草一木都熟悉、都热爱,这里面,当然也包括落雪。记忆里,故乡每逢下雪时,天空总是阴沉沉的,平日清晰可见的终南山,也隐藏在一片云气里。天阴着阴着,便飘起了雪花,起初是一片两片的,不久便成了风搅雪,成了漫天大雪。顿时,天地为之一白。下雪了,我和小伙伴们欢呼着,在风雪中疯跑,一任雪花飘落进我们的脖子、吹打在我们脸上。但这还不是让我们最兴奋的,最兴奋的是在雪后,我们可以领上狗,到田野中撵野兔。一天一夜的大雪,雪霁后,原野上白茫茫一片,积雪足有半尺厚,踩在上面,如踩在海绵上,发出一种吱吱的響声。太阳出来了,阳光照射到雪地,雪光返照,雪地显得更白、更亮了,刺得人连眼睛都睁不开。但我们不管不顾,六七个人还是义无反顾地奔向了旷野。大雪天,落雪覆盖了原野,兔子夜间出来觅食,便会在雪地上留下一溜溜足迹。尽管兔子也进行伪装,在兔子窝附近反反复复地跑,雪地上,足迹如麻,纷乱不堪,但如仔细搜寻,还是能找到兔子的藏身地。如果实在找不到,兔子胆小,还可以点响炮仗吓唬。在“嘭———嗵———”的二踢脚声中,兔子终于绷不住,“嗖”地跑出了窝,像一支离弦的箭,向前蹿去,身下腾起一股白色的雪雾。说时迟那时快,在孩子们的惊呼声中,身边的狗已像一道闪电向兔子蹿出的方向驰去。不用急,雪厚,兔子腿短,跑起来拖泥带水,跑一阵子便会力不从心,只有在雪地上踉踉跄跄、胡乱蹦跳的份儿了。果然,工夫不大,狗就撵上了兔子,一口把兔子叼住,掉头跑回来。我们从狗嘴里取下兔子,将其放进提前预备好的布口袋里,又继续向旷野深处走去。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