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文学文摘》》特别文摘》》

烟波蓝

来源:小品文选刊 2018年7期 作者:简媜
  浮世若不扰攘,恩恩怨怨就荡不开了。
  然而江湖终究是一场华丽泡影,生灭荣枯转眼即为他人遗忘。知音就是熠熠星空中那看不见的尘埃,知音往往只是自己。
  海洋在我体内骚动,以纯情少女的姿态。那姿态从忸怩渐渐转为固执,不准备跟任何人妥协,彷佛从地心边界向上速冲的一股势力,野蛮地粉碎古老的珊瑚礁聚落,驱赶繁殖中之鲸群,向上窜升,再窜升,欲掴天空的脸。却在冲破海平面时忽然回身向广袤的四方散去,骄纵地将自己掼向瘦骨嶙峋的砾岸。浪,因而有哭泣的聲音。
  我闭眼,感受海洋在胸臆之间喧腾,那澎湃的力量让我紧闭双唇不敢张口,只要一丝缝,我感觉我会吐出一万朵蓝色桔梗,在庸俗的世间上。
  盛夏之夜,坐在地板上读书,凉意从脚趾缝升起。空气中穿插细砂般的摩挲声,像两座大洋跋涉万里后在耳鬓厮磨。我被吸引,倾听,这原本寻常的夜,因文字而丰饶、繁丽起来,适于以酒句读。
  清早的山峦是潮湿的绿色,远近笼着晨雾,自成一场凄迷氛围,鸟,总有几只,不时跃至路面,或莫名地跳换枝桠,惊动了亘古不移的宁谧,却也扩大了寂静的版图。
  离山路几步之遥有一幢废屋。从柏油小路岔入庭院的石径被野草嚼得只剩几口,废得日月皆断,恩义俱绝。山峦藏有繁复的人世兴味,好像见多了沧海桑田,尝尽了炎凉世情之后,有点累,想要坐下来,捶一捶膝头,顺道原谅几个名字,想念几个人,因而那苍茫是带着微笑的。
  那院门是两扇矮木栅,斑剥的蓝漆接近惨白,门都脱臼了,有一扇被野蔓缠住,刺了一身花花绿绿的七情六欲。那宽阔的院庭留给我忧伤印象,像渴爱的冤魂积在那儿,等人喊他们的名字。因有说不出口的苦,以致终年瘀着散不去的冷。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