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在线免费欣赏|一起来看精彩期刊!

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在线杂志》》文学文摘》》当代》》

花村

忆期刊网文章来源:当代 2015年2期 荐稿者:王华 阅读量:
  0
  我们花河一九五〇年才迎来解放,一九八二年才迎来土地责任制,到了九十年代,才知道农民进城可以大把大把挣钱。由于生得偏僻,我们对于大好形势的反应,总是慢上那么半拍。但我们从来都不消极,我们总是认为只要努力一点,就能把落后的那半拍赶上。
  一九九二年的春天,花河的年轻男人开始大量涌向城市。每天一趟通往县城的班车,被他们挤得密不透风。命中注定,其中也会我们花村的年轻男人们。
  1
  花村以花为名,花村女人也以花为名。花村娶一媳妇添一姑娘,都要在房前屋后栽一棵花树。娶一“桃花”,就种桃树。添一“橙子”,就种橙子树。不仅种树,还要种花,只是不种地上,种衣服上。比如栀子的衣服上就种着一朵栀子花,百合衣服上种的是一朵百合花,映山红衣服上种的当然是一朵映山红。这还不够,她们还会在自己的花季里让自己也带着花香。花朵开在树上香的是院子香的是村子,她们把花朵摘下来放进小背心里,或者用它们泡水洗澡,就能香自己。这样她们就是名副其实的花儿了,就是名副其实的栀子百合映山红了。
  因为爱花,花村人就都有点多愁善感。所以,花村的男人们比起别村那些兴冲冲不管不顾地往班车上挤的男人们,就扭捏了些,磨蹭了些。明天就要出发了,还有人迟迟不肯捆行李卷。比如李家两兄弟,他们迟迟的理由都一样的好笑:明天早上还要往包袱里装趿脚鞋。

copyright dedecms


  一只十五瓦的灯泡把屋子照成浑黄色,看房间里的一切都像隔着一层陈年旧玻璃,你总是忍不住想哈口气抻袖子擦擦。李小勇的包袱被他扔在床边,他女人百合早已经替他打点好了衣服铺盖。他不急于捆,它们就还无奈地躺在一根麻绳上。李小勇的趿脚鞋就卧在旁边,它们是一对青色灯芯绒布鞋。早些年属于奢侈品,这些年已经沦落为晚上洗脚时的趿脚鞋了。鞋后帮从第一天开始就被主人踩在脚后跟下,早成了惨白色。但是今天晚上主人赋予了它们重要性——他进城也舍不得把它们丢下,他要带它们一起进城。于是,它们就成了暂缓捆包袱的理由。捆包袱多浪费时间啊,他要百合赶紧跟他上床,他想把今后将被耽误的一年的好事儿全做了。百合想笑他,但床边那个没打好的包袱又让她笑不出来。所以她只能像哄个孩子一样哄他:“一年一忍就过去了。”她说,“忍上几年,等映山红他们新修了房子搬走了,我们买过他们那间房,就宽敞了就不用出去了。”李小勇吭哧吭哧,说只怕我们的打算不仅仅是为了这个,说不定到时候就看不上这青石房子了,说不定也想修砖房呢,甚至就想搬到街上住去呢。还没开始,他已经蠢蠢欲动地把梦往大处做了。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相关文章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