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免费杂志》》文学文摘》》当代》》

我的逃跑日记

来源:当代 2018年2期 作者:卢岚岚
  我的逃跑日记
  我来给自己列一张问题清单吧。
  1. 严重的掉发。每回进了理发店,洗了头,被托起脑袋站起来后,那些小伙子总是很得意地摊开手掌:“看!你掉的这堆头发!”他们完全不明白那根本不值得骄傲。理发过程中,发型师可不愁话题了:“哇,您太需要一周来做一次保养了!”“哇,我入行这么多年,您这种情况几乎没遇到过啊。”“哇,您做什么工作的?很费脑吧?”而我没办法投诉他们是在夸张,是在威胁,是在恐吓,因为我不可能看着明晃晃的镜子里的自己摇头否认啊。
  2. 时常腹泻。只要一顿饭里有冷有热,或者是种类超过四种,过不了多久就会腹痛如绞,必须在最快的时间里找到卫生间。我都不敢在外边吃饭了,吃了就得赶紧打车回家,回家上厕所。跟同事、朋友的聚会越来越少,然后人家会觉得你越来越各色,然后人家主动地屏蔽你,结伴从你的旁边走过,谈笑风生一起去吃饭。
  3. 我离一个属于自己的房子越来越远了。当房价一万时,我说回到八千我就买;当房价一万三时,我说回到一万我就买;当房价一万八时,我已经没有勇气对自己说“回到一万三我就买”了。即使回来,我也只能欣赏一下儿精美的广告,然后跟它挥手道别。在我的语言中,我还是会用到“家”这个词的:“我从家出来的时候……”“我要回家了……”“我在家里呢……”但是不管用了多少回,我都会在“家”字出口的刹那,感到一丝荒唐和滑稽。
  4. 我的事业!我为什么要远离父母、留在这个巨大的连地铁线路都触摸不完的城市里?因为我以为在这里有我的事业;在事业蒸蒸日上的同时,我还能参与各种文学活动:我会为聆听哪位艺术家的讲座而举棋不定,我可以在作家的新作研讨会现场争取到一个听众席,我只需排一会儿队就能拿到莫言、刘震云的签名。现在,我每天阅读别人的书稿,它们源源不断地涌进我的邮箱,百分之九十的垃圾,彻底毒害了我的文学细胞,熏染了我的文学感悟,我几乎不辨香臭不明是非了。而老总,给我们的定额是每月必须推两部书,每部书必须卖掉三万册!这就是我的事业。它不再崇高,它也不再能叫我拥有一间自己的房间,它现在的用途是什么?是我每天有一个去处可以前往,有一个身份可以向人介绍。仅此而已。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