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免费杂志》》文学文摘》》当代》》

九三年

来源:当代 2018年2期 作者:房伟
  一
  午饭時间还没到。外面下着雨,秦陵老师的斥骂声环绕在课堂,又钻出门缝,在空荡荡的走廊碎成莫名回声。我从三楼教室最北边的窗户向外望去,蓝色包漆的窗很潮湿,有股腐败木耳的气味,忍冬青肥厚的叶子被雨水打得锃亮,如一块块可口美丽的榨菜。蛋糕状的操场雨雾迷蒙,只有国旗还斜斜地挂在旗杆,湿漉漉地仿佛刚捞出的海带,又好似褪掉鲜艳色彩的淡肉色伤口。那年我十五岁。我在教室挨饿,听老师训话。那段时间我总是饥饿。很多年后,我才明白,那就是青春期。
  一个屁钻出来,带着不雅气息,肠子蠕动得似乎慢了点。由于个头大,我总坐在最后排,身后凌乱堆砌着复习资料,散发各种味道的饭盒和暖壶。作为重点中学的学生,学习至关重要。但我忍不住破坏紧张严肃的氛围。每当我放屁,我的同位,“小饭桶”同学一定“嗷嗷”地跳起,用指甲刺穿我的皮肤。小饭桶是个身材娇小的姑娘,有点缺心眼,但豪爽义气。她的外号说起来冤枉。她哥叫“大饭桶”,他们都姓范。小饭桶的父亲,却不叫“老饭桶”。他是老警察,不苟言笑,有一脸老奸巨猾、深谋远虑的褶子,专管我们这片儿,大家尊称他“范公安”。“小饭桶”变成女流氓,并成为闻名全县的“十八凤”老幺,还是这次班务会后的事。
  我坐回凳子,并没感到预想的蹂躏,却突然闻到了刺鼻的臊味。号称“校园杀手王”的班主任秦陵老师,正在怒斥我们。秦老师心情不好,他第六次失恋了。秦老师自认为是才子。他有硕大的脑袋,搭配黑黝黝的头发,好似大号的地雷。秦陵老师是班主任,兼教历史。他失恋的时刻,就是我们的遭殃日,他一定会找机会大发雷霆。
  我听到了小饭桶的哭声,开始像蚊子哼哼,后来像快断流的小溪。我扭过头,发现小饭桶的眼睛含着泪水。起初,我以为她吓坏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