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免费杂志》》文学文摘》》当代》》

仇人

来源:当代 2018年2期 作者:周云和
  1
  乙未清明,回老家给父母上坟。晚上,大哥邀来几个族人陪我吃饭,席间不知怎么谈起尤月书死的事,说相帮的人都没得几个,还是当过他老婆的钱艳燕心肠好,花钱请人把他抬上山安埋的。大哥说完这个事,端起酒杯的手泊在桌子上空,招呼大家来喝了,一仰脖子干掉杯中酒,把酒杯筑在桌子上,边搛菜吃边发感慨:所以说人啦,活着的时候,死儿绝女的事不要做多了;不然,像尤月书,死了这么多年,坟上纸都没得人去给他挂一张。
  我知道,大哥这话是有意谈给我听的,是想点燃我心中对尤月书的仇恨。要知道,三十多年前,凭着年轻人的血性和鲁莽,我牙齿咬得咯咯响,暗下决心要砍死他,弯刀都磨得锋快放好了。人,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是啥子事都做得出来的。所以,对很多饱受欺凌、天呼不应、地叫不灵情况下触犯法律的人,有的媒体总爱端着架子,拿腔拿调地发表评论,假如当初能拿起法律的武器,去捍卫自己正当合法权益,就不会走上犯罪道路,我见了总会按捺不住地嘲讽一句:站着说话不嫌腰痛。甚至动粗甩中指:说人家的<\\Xhyq\新华制作-源文件\期刊杂志\2018年当代\2018年当代\2#\链接\尸求.eps>。
  我没附和大哥的话。下午回家的路上,从龙桥埂子下来,老远就看见光秃秃的团包山嘴嘴上,埋了很大一座坟,已经长起青幽幽的草草了,心中暗自一惊:原来在老家时听人说过,那是一穴绝地,埋了会断子绝孙;哪个胆子好大,居然敢埋在那里?疑惑之间,碰上村民习光树。问,他说是尤月书的。他详细地跟我摆了为啥会把尤月书埋在那里的经过。我听了很不是味道,有如一袋面粉装在心里,此刻经大哥一番话的掺水搓揉发酵,突然对骨头可能早就敲得鼓响了的尤月书怜悯起来,没陪族人往夜的纵深喝酒,叫大嫂添来一碗饭,泡了汤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