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免费杂志》》文学文摘》》当代》》

手套

来源:当代 2018年1期 作者:修白
  修白,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13届高研班学员。在《当代》《钟山》《十月》等杂志发表小说散文随笔200万字。短篇小说《产房里的少妇》获中国人口文化奖。著有长篇小说《金川河》。据其同名小说《手艺人》改编的电影在北美上映,入围第27届棕榈泉国际电影节。
  手套
  姨爹的眼角有泪的痕迹,像细沙一样堆积了一层又一层,仿佛是海水多次冲洗沙滩后留下的遗迹。姨爹的内心一定也像大海那样翻卷过浪潮吧。这些碱垢堆砌在眼角,蔓延开来,层层叠叠,可以想象,他有多久没有像样洗过脸。
  玉梅给姨爹洗脸,把他的头像婴儿一样抱进怀里。毛巾捏着细细的角尖,轻轻拭去那些眼屎和泪迹,像母亲给初生婴儿洗脸一样小心,细致。
  她不知道姨爹为什么流泪。洗完脸,用湿热的毛巾擦洗姨爹散发着臭气的光头,脸盆内换了几次热水。最后,她把姨爹的两只大手放进洗脸盆里。姨爹的手像剥了皮的树枝,笨拙地在水里晃动。姨爹说,我的手已经有几个月没有碰到水了,拿肥皂帮我洗一下吧。玉梅拿了一块香肥皂在姨爹的手上抹,但是,肥皂无法和树枝融合,玉梅转而用自己的小手抹了香肥皂,在姨爹的大手上滑行。这样,姨爹的手就粘上了肥皂,搓出了肥皂泡泡。姨爹说,舒服,水和香肥皂真好,这个香是茉莉花的香味。
  热水和香肥皂混合的浪花,唤起了姨爹对生命的渴望。姨爹的一只鼻孔拖了块黄色的橡皮一样的物块,玉梅用手指抠了一下,是干结的脓鼻涕。玉梅的食指和中指没有了,用剩余的一个小指甲抠,小指甲经常要代替缺失的两根手指,显得越发的伶俐。越抠越多,整个鼻腔都堵死了。鼻孔全是灰白的鼻毛,这些杂芜的鼻毛和鼻屎纠缠在一起。玉梅找小剪刀伸进鼻孔修剪,剪完再用棉签在鼻孔内掏。她抽纸巾,包住那些脓黄的鼻屎,她没有想到,人的鼻腔会藏着那么多的污垢。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