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免费杂志》》文学文摘》》当代》》

归宗

来源:当代 2018年1期 作者:季宇
  作者简介:季宇,现为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安徽省文联名誉主席、安徽省作家协会名誉主席。著有《新安家族》《淮军四十年》《共和,1911》《当铺》《王朝爱情》《猎头》等书,另有影视作品多部。作品曾获星光奖、飞天奖、金鹰奖、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安徽社科文艺奖和《中篇小说选刊》奖等。
  1
  最后一次见到葆平大哥是在医院的病房里,当时他的手上打着吊瓶,身体显得很虚弱。听说我们来了,他挣扎着坐起来,向我们打招呼。陪同我们一同前来的永光侄儿——他是葆平大哥的长子,上前扶起他,并把床摇起来,垫上枕头让他靠好。葆平大哥轻声咳嗽着,吃力地喘着气。他脸颊瘦削,目光混浊,皮肤像晒干的橘皮似的满着褶子。暮色正在降临,房间的光线显得昏暗。永光打开灯,屋子里的光线亮了起来。在来的路上,永光告诉我们,他爸的身体一直很好,平时连个伤风感冒都没有,可去年查出了肺癌,虽已年届逾八十,他还是坚持要求做了手术。这一刀显然伤了元气,从此身体每况愈下。我上前握住他的手,轻声与他寒暄。他的手干燥而冰凉,显得缺乏弹性和活力。我的小儿子永林上前叫了一声叔。他咧开嘴巴笑了一下:“这是小几子?”我说是老三。他说好,一看就像我们老贺家的人。他的话引起了一片笑声。
  葆平大哥是我的亲支近脉的兄弟。他的父亲贺文江与我父亲贺文运系堂房兄弟。按照贺家的谱系,我爷爷与他爷爷是同胞兄弟,他们是同一个父亲,而我和葆平则是同一个曾祖。这关系对于现代的年轻人来说可能有点复杂,但从谱系上来说未出三代,应该算是很亲近的。可是,这么多年来,我几乎不知道葆平大哥的存在。直到去年,贺氏家族修谱,葆平大哥才仿佛从地上突然冒出来。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