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让我们一起享受阅读的体验-17kqk.com!

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在线杂志》》文学文摘》》读者》》

爸爸的红烧肉饭

忆期刊网文章来源:读者 2016年4期 荐稿者:〔日〕小川糸 陈宝莲\ 阅读量:
  爸爸的红烧肉饭那是中华街上最肮脏的一家餐馆。
  男友这样形容后,带我去了那里。那家餐馆果真如他形容,不对,是比他形容的还要过分。鳞次栉比的其他店家,每一家都光亮耀眼且干净,只有那家,像是被搁在展室内多年不动、沾满灰尘的标本。如果没有挂上××饭馆的招牌,没有人能发现那是一家餐馆。
  但是,男友推开店门进去的瞬间,我立刻知道那是一家正在营业、充满活力的餐馆。每一丝空气中都混杂着食物的诱人香味。
  入口附近是高高的柜台,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坐在里面,手指拨着老旧的算盘。
  “你好。”高个子男友鞠躬打招呼。
  “少爷,又长高啰!”
  “哪有,我都快三十了,不会再长了。”男友摸着下巴上的短须,语气温和。
  女人打量店内一圈。
  “不介意在洗手间前面的话,是有空位,不过,你有同伴……”她看见站在男友身后的我,露出为难的表情。
  “不要楼下,今天坐楼上。”男友指指天花板说。
  从柜台后面狭窄的楼梯走上去,是铺着榻榻米的小地台。墙上贴着过气多年的偶像穿着泳装、手拿啤酒微笑的海报。我们在海报旁边的座位相对坐下。

本文来自忆期刊


  “周六时,队伍会一直排到外面,必须耐心等上一个钟头或一个半钟头。”
  “排成那样,大家就那么想来吃?”
  “对,这是行家才知道的人气餐馆,谢绝一切采访。”
  毛巾和开水送上来。
  “你小时候常来?”
  男友的老家在横滨,从刚才女人称他少爷的口气来看,她应该在男友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他。
  “对,我常来,我爸从上一代大厨掌勺的时候就来了。我上小学时,肚子饿了,就自己带钱来这里吃饭。真不知有多爱吃!”
  男友的父亲已经去世,听说是土生土长的横滨人。
  “我来点菜吧?”
  “请便。”
  要是在平常,他一定也让我看菜单,问我想吃什么。虽然这么说,但我们约会的次数还是屈指可数。对于我们来说,约会就是一起下馆子。
  “嗯,一瓶啤酒、一份烧卖,然后鱼翅汤,最后……”
  “红烧肉饭。”不知何时站在旁边听我们点菜的大婶亲切地建议,她和柜台里的那个女人长得有点儿像。
  “虾子好不好?”她一边用铅笔填写菜单,一边问我的男友。
  “真的很想吃,可是今天只有两个人,下回再吃吧。去加拿大之前,我还会再来。”
  “加拿大?少爷要去蜜月旅行?”
  “什么话,不是啦!是明年要调职。”男友的脸渐渐变红——我们只交往了半年。 copyright 17kqk
  “肚子饿扁了,阿姨,快点下单好上菜!”男友粗鲁地说。
  “好的,好的。”
  大婶突然冒出这奇怪的话,连我都脸颊发烫。不过,大婶也不匆忙,拖着脚,一步一步地慢慢下楼。
  男友好不容易恢复平静,拿起毛巾擦拭双手,喝口水,松开领带,轻松打开话匣。
  “我爸爸很讲究吃,这家馆子的汤品好,他就只喝汤;那家店的沙拉好吃,他就只吃沙拉;换下一家,又只吃牛排;然后,再去爱吃的甜点店。这样吃饭,他习以为常。”
  “妙极了!”我听得出神。
  “才不呢!因为我陪着他,我还小,只想快点吃饱,可是尽管我空着肚子,也只有汤喝,必须忍到下一家馆子,这简直是折磨嘛!我妈也是勉强陪着。”男友说起他父亲的时候,脸上总是现出春天平静海面似的表情,光是看着,我就感到一种安详。
  “可是,你也因此很懂得吃,现在,我也跟着受惠。”
  最近,我偶尔会直呼男友“你”了。
  “说起来,这里是我爸来的次数最多的店。”男友浮现昔日凝视他父亲时的眼神。
  “这是啤酒和烧卖。”大婶发出不输周围客人说话声的音量,把盘子放在桌上。形状不一的烧卖冒着热腾腾的白汽。
  “开动喽!”
  我拿起筷子,热的食物要趁热享用,这是我们共餐时的铁律。
copyright 17kqk

  “好吃!”口中含着热乎乎的烧卖,还是忍不住发出惊叹。肉馅大概是经过特别摔打,富有弹性,并且含有浓郁的肉汁,在口中像爆竹般炸裂。
  “嗯,这里的烧卖,真是天下一品!”
  男友喝光杯里的冰啤酒,幸福地咀嚼烧卖。
  一盘五个烧卖,男友吃了三个,我吃了两个,真的是吃了个精光。刚按捺下想再来一盘的欲望时,双手捧着餐盘的大婶又缓步上楼。
  “久等了,汤放在这里。”
  这次是一大碗鱼翅汤。火腿丝和笋丝像写着心愿的七夕短笺,混在雾一般的白浓汤中,光是看了就食欲大振。男友舀起一小碗,递给我。
  我用小调羹舀起一勺,倒入舌间。鱼翅放了很多。
  “这个也好吃得没话说。呼,好幸福!”
  “太好了,珠美也喜欢吃。”
  以前,男友称呼我时都加上“小姐”,这是他第一次直呼我的名字。我假装没发现,继续用小调羹舀鱼翅汤入口。与其说这是汤中放了鱼翅,不如说是鱼翅周围缠着羹汤,那样浓稠、那样不吝使用鱼翅。
  “吃太多了。”
  男友把腿伸直,我也在同一时间变换坐姿。我们虽然在同一家公司上班,但没有人知道我们在交往,男友比我大三岁,在业务部工作。
  我自己又舀起一碗。已经十月了,难怪会喜欢这种热气腾腾的食物。 www.17kqk.com
  鱼翅汤就像飘落在草原上的雪,柔柔地装满我的胃。又像飘落地面瞬间消失一般,从胃部流向身体各处。享用美食的时候是最幸福的时刻,只有那个时刻,可以忘记所有讨厌的、难过的事情。
  “怎么这么好吃?”
  我凝视调羹里的鱼翅汤,自言自语。味道绝不清淡,是汤底的功效,显得浓而不腻。   “我感冒时,我爸就会让我喝这里的汤,我还蛮高兴的。”
  “好奢侈,不过,感冒时喝了这汤,胃里就装不下其他食物了。”
  “是啊,好柔的味道。”
  “真的是让人安心的味道。”
  汤喝得愈多,愈觉得温暖,迷迷糊糊地想睡觉。
  “珠美吃到美食时,表情真的像个小孩。”
  说这话时的男友,和在公司里焦躁的模样,判若两人。
  “彼此彼此。”
  就在鱼翅汤几乎见底的绝佳时机,红烧肉饭上场。
  “这是我爸最爱的红烧肉饭。我们全家出国旅游时,他也任性地嚷着要吃红烧肉饭,我妈烦死了。我妈做菜的手艺也是职业级的,但就是做不出这里的味道。” (责任编辑:千千面)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三个祖母和一个婴儿

    自难民潮爆发以来,帕特萨里斯一直追踪拍摄难民危机,他深知:作为难民危机风暴中心的...

  • 味道

    发小郑直要请我去他奶奶家吃饭。郑直的奶奶做菜是真的有绝活儿,想到这点,我就来了精...

  • 不爱接班的孩子

    L先生是我多年的企业家朋友,在南方办有一家大型家电制造企业。有一次,我去他那里做...

  • 天堂

    在我的想象中,通往天堂之门的是一条金光大道,路两旁全是喝水的、食言的、像彼拉多那...

  • 完美的错误

    2015年9月,大众汽车爆出丑闻,该公司在车中安装了作弊软件,可以自动判定汽车是否处...

  • 我为何拒绝消费

    柏林科特布斯水坝边的那个蔬菜商已经认识我了。他指向蔬菜摊后面的两个大木箱,里面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