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让我们一起享受阅读的体验-17kqk.com!

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在线杂志》》文学文摘》》读者》》

巴雅尔

忆期刊网文章来源:读者 2018年4期 荐稿者:黄希妤 阅读量:
  阿尔泰的黎明将尽了。几线几点的光从最高的山脊背后浮起来,似乎要将那黏稠滞重的暗推动。阿尔泰山脉的暗是远近平铺的,是将连绵起伏的群山埋没也不餍足的。薄薄的晨雾此刻怙着野风烈土恣意飘坠,胡乱浮荡着作恶。当白日终于跋过山头喷薄而出,尖锐地驱散了迷雾,这便是阿尔泰山脉的全貌了:灰山黑岭,碎石荒野。
  满都拉图轻轻拉上毡房的门帘,坐到门前三十步外的石头炉灶旁一边烤火取暖,一边支起锅烧稀饭,又转身静悄悄端进房去。巴雅尔仍旧躺在衣箱旁的花毡上熟睡,脸庞红红的,小手从裹在身上的大衣中伸出来,紧紧扒着衣缝。满都拉图瞧了他几眼,从食橱上取了些馕块和花生,倒了杯奶茶,想想又往茶碗里搁了一大块黄油,一并摆到铺好的餐布上。他自己则回到火堆边胡乱对付一番,心里来回数着对面山谷里东倒西歪的几根马桩子。
  对面有一小片冬牧场。原先牧民和生意人的白毡子雪点子一般洒满山野,这几年却愈发冷寂,竟是快不见了。二月,山顶的积雪逐渐消融,有牧人赶着群羊在天边来往。再后来,山头也残败下来,沟壑裥褶里骤然遍布了四通八达的水泥公路。冬雪融化后,公路上车来车往,人们从阿尔泰地区蒸发了。冷寂的山野与苍茫的雪原年复一年忠实地更迭,他们没有再回来。阿尔泰的严寒是依靠人气熬过去的。村子逐渐败落下来,剩下的人情愿迁到人居相对密集的交通要道旁结聚。这个毡房和木棚现在离村子还有两三公里,立在光秃秃的坡顶上。门前的土路没变,两头依旧连着深蓝色的天空,只是人迹更罕。 织梦好,好织梦
  满都拉图一任山民来去,没有挪动住处。小孩巴雅尔不去上学,满都拉图干着猎人的活——反正,既没有十分的必要,又实在限于能力。以前时常有汽车司机或者骑马骑骆驼的牧民路过,远远地就死摁喇叭,笑语喧哗,没皮没脸地哄进毡房,喝茶啃馕,蹭酒赖肉。每次都闹得满都拉图发脾气赶人了,他们才嘻嘻哈哈地往老头儿家里塞满各色货物,又带着一堆野肉皮草离开。临走前还要鼓掌夸赞巴雅尔聪明能干,为逗他笑做出滑稽的姿势来。小巴雅尔却不管他们稀里糊涂的醉话,只专心向他们讨糖和瓜子。现在再没有从前热热闹闹的光景,满都拉图生不出法子,只好叫巴雅尔倒两三次车,辛苦几天去邻县采买。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相关文章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