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让我们一起享受阅读的体验-17kqk.com!

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在线杂志》》文学文摘》》读者》》

返老还童

忆期刊网文章来源:读者 2018年1期 荐稿者:F.S.菲茨杰拉德 陈欣 阅读量:
  一
  早在1860年,在家生孩子还是件合情合理的事。而如今,据说医学界高高在上的“众神”早已定下规约,新生儿的第一声啼哭应该在空气中飘荡着消毒液气味的医院里发出。因此,当年轻的罗杰·巴顿先生和他的妻子在1860年的一个夏日决定让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在医院出生时,他们已经领先潮流整整50年。
  在那个神圣的9月的一个清晨,巴顿先生6点就忐忑不安地起了床,将自己的穿戴打理得无懈可击,然后匆匆穿过巴尔的摩的大街小巷,直奔医院。他急于知道在夜色的怀抱中,一个新生命是否已经诞生。
  在这家专为名媛绅士服务的私人医院的2楼大厅里,他看到一名护士正端着脸盆向他走来,于是说道:“我是巴顿先生,”他试着让自己的发音保持清晰,“我想看看我的——”“哐啷!”盆子摔在了地上,朝樓梯滚去,然后沿着楼梯一路哐啷哐啷地往下滚,仿佛也感受到巴顿先生引起的恐慌。
  那名护士重新控制住自己,低声答道:“那么,请跟我走吧,巴顿先生。”
  巴顿先生拖着步子走在护士身后。在长长的走廊的尽头是一间不断传出各种号哭声的房间——时兴的叫法是“啼哭室”。他们走了进去,房间里靠墙放着6张摇篮床,每张床的床头上都贴着一张标签。“那么,”巴顿先生喘着气问道,“哪个是我的孩子?”“在那里!”护士说。

织梦好,好织梦


  巴顿先生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看到了如下场景:用宽大的白色毛毯包裹着、被勉强塞在一个摇篮里的,是一个显然已近70岁的老头;他稀稀疏疏的头发几乎全白了,从下巴上垂下的一缕长长的烟灰色胡须,在从窗外吹进的微风中飘荡着,显得十分荒谬可笑。他用暗淡无光的眼睛看着巴顿先生,眼中深藏着疑惑。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