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让我们一起享受阅读的体验-17kqk.com!

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在线杂志》》文学文摘》》读者》》

父与女

忆期刊网文章来源:《种花记》 荐稿者:张秀亚 阅读量:

  为翻寻一件秋衣,无意中又在箱底看到了那条围巾,那是用黑色绒绳结成的,编织着宽宽的条纹……在这素朴的毛织物里,编织着我终身难忘的故事。

dedecms.com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很多年前了,一个风雪漫天的日子,父亲自故乡赶来校中看我。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他穿了件灰绸的皮袍,衰老的目光,自玳瑁边的镜片后滤过,直似秋暮夕阳,那般温爱,柔和,却充满了感伤意味……他一手提了个衣包,另一只手中呢,是一只白木制的点心盒,上面糊了土红的贴纸,一望而知是家乡的出品。

内容来自dedecms

  在这大雪的黄昏,那宽敞的会客室里,是如此冷落,只有屋角的长椅上,并坐着家政系的仪和她的男友。他们在写意的轻弹着吉他,低声吟唱之余,时而飘来好奇的目光,打量着我们父女。 织梦好,好织梦

  父亲微微佝偻着身子,频频拂拭着衣领、肩头残留的雪花说:

织梦好,好织梦

  “自从古城沦陷,不知情形如何,我和你母亲时刻记挂着你,只是火车一直不通……我真埋怨自己,当年只埋头读些老古书,自行车都不会骑,不然,阿筠,爸爸会骑自行车来看你的啊……”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外面仍然飘着雪,将窗外松柏,都渐渐砌成一座银色的方尖塔,那细弱树枝,似又不胜负荷,时有大团的积雪,飞落而下……随了那苍老的声韵,我的眼前出现了一幅图画——一个老人,佝偻着背脊,艰难而吃力地,在凝冻了的雪地上,一步一滑地踏着一辆残旧的自行车……62岁的父亲,竟想踏自行车走六百里的路来看我……我只呆呆地偏仰着脸,凝望着那玳瑁镜架后夕阳般的温爱、柔和、感伤的目光,勉强做出一丝微笑,但一滴泪,却悄悄地自眼角渗了出来。

本文来自织梦

  父亲自衣包中取出我最爱读的《饮冰室文集》,同母亲为我手缝的花条绒衬衣,他转身又解开那点心盒上的细绳,里面,是故乡的名产——蜂糕:

内容来自dedecms

  “你母亲说,这是你小时候最喜欢吃的东西……”他拿起一块,放在我的面前,又摆到我的手上。呵,那被烟蒂头熏染得微黄的衰老的手指,此刻还似在我的眼前晃动…… 织梦好,好织梦

  当时,也许是我的虚荣造成了我的腼腆吧?在那衣着入时,举止潇洒的两个男女同学注视下,(那时而自长椅上飘来的目光,对我直似在监视了!)对着这故乡土物,好像有什么鲠在喉,竟无法吞咽,只窘迫得涨红了脸。叮叮咚的吉他正奏出一支《南洋之夜》,婉美的曲子谱出的异国情调,又怎样揶揄着那一盒乡土味的蜂糕,又怎样揶揄着人间最朴质、真挚的父爱呵!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天色渐渐地昏暗了,我终于拾起那只“原封没动的”点心盒,只和父亲说了一句:“我拿回宿舍慢慢地留着吃吧,天快黑了,我去拿书包,顺便请个假到旅舍去看母亲!”

dedecms.com

  到了旅舍,母亲正在窗前等候着我们。我絮絮地向母亲诉说着学校的生活,父亲只在一旁翻看着我书包里的书稿,好像希望凭借了它们,来了解这逐渐变得古怪而陌生的女儿…… dedecms.com

  半晌,父亲放下了书,吸了一口烟,他嗫嚅着似乎要说什么话,却又在迟疑着:

本文来自织梦

  “阿筠,你在同学中间,也有什么比较好的朋友吗……我是说……” 织梦好,好织梦

  “没有,谈这个做什么,我要读一辈子书!”没等他说完,我便悻悻地打断了他的话头。

本文来自织梦

  最慈和体贴的母亲,向父亲做了个警告的眼光,似乎说:“你还不知道这孩子的执拗性情,少惹她气恼吧!”

copyright dedecms

  一时三个人都沉默了下来,在那寂静的雪夜,只听到楼窗外断续传来的更柝声。

织梦好,好织梦

  我从书包中取出了纸笔,又在开始写我那歪诗了,稚气的心灵,充满了诗情、幻梦,又怎能体味出老父亲的心情!

织梦好,好织梦

  父亲偶尔伸过颈来望望我的满纸画蛇,充满了爱意的叹息着:

copyright dedecms

  “你还是小时候的性情,小鼠似的窸窸窣窣,拿了支笔,一天画到晚。”

内容来自dedecms

  直到夜阑,我才完成了我那“画梦”的工作,还自鸣得意地低吟着:“苓苓静美如月明,苓苓的有翼幻梦,是飘飘的蓝色云,苓苓弦上的手指,是温柔三月的风……”自己还以为,过于“现实”的父母,是不能理解我的“诗句”的。终于,展着我那“苓苓”一般的“有翼幻梦”,偎在母亲身边沉酣的睡去。 (责任编辑:春光好)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