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让我们一起享受阅读的体验-17kqk.com!

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在线杂志》》文学文摘》》读者》》

孤单的人声

忆期刊网文章来源:读者 2016年4期 荐稿者:〔白俄罗斯〕S.A.阿列 阅读量:
   1986年4月26日,一连串爆炸震碎了切尔诺贝利核电厂存放燃料棒的四号反应炉……阿列克谢耶维奇用了三年时间采访和这次核灾难有直接或间接联系的人,将灾难带给人的真切经历和感受诉诸笔端。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关于死亡还是爱情?也许两者是一样的,我该讲哪一种?
  我们刚结婚,连到商店买东西都还会牵手。我告诉他:“我爱你。”但当时我不知道自己有多爱他,我不知道……那天晚上我听到声响,探头望向窗外。他对我说:“把窗户关上,回去睡觉。反应炉失火了,我马上回来。”
  我没有亲眼看到爆炸,只看到火焰。所有东西都在发亮,火光冲天,烟雾弥漫,热气逼人。他一直没回来。
  四点钟了,五点,六点,到了七点,有人告诉我,他被送到医院了。我连忙赶去,但警察已经包围了医院,除了救护车,任何人都进不去。我四处寻找在那所医院当医生的朋友,一看到她走下救护车,我就抓住她的白袍说:“把我弄进去!”
  “我不能。他的状况很不好,他们都是。”
  我抓着她不放:“我只想见他一面!”
  “好吧,”她说,“跟我来,只能待十五到二十分钟。”
  我看到了他,他全身肿胀,几乎看不到眼睛。
  那所医院的很多医生和护士,特别是勤务工,后来都生病死了,但是当时我们不知道有多危险。

17kqk.com.com


  没多久,整座城市就被军车淹没,所有道路都被封闭,电车、火车停驶,军人用白色粉末清洗街道。没有人提到辐射的事,只有军人戴着口罩。城里人依旧到店里买面包,拿着袋口敞开的面包在街上走,还有人吃放在盘子上的纸杯蛋糕。
  那天晚上我进不了医院,到处都是人。人群中,有人听说他们马上会被带到莫斯科。我不记得我是怎么到我爸妈家的,只知道自己一醒来就看到了妈妈。
  那天晚上我开始呕吐,我怀有六个月的身孕,很不舒服。那晚我梦见他在梦里叫我:“露德米拉!小露!”
  我早上起床后决定,我得去莫斯科。我完全不记得到莫斯科的过程。抵达莫斯科后,我问看到的第一个警察:“切尔诺贝利消防员被安置在哪里?”
  他马上就说:“休金斯格站的六号医院。”
  我有点惊讶,之前大家都吓唬我们,说那是最高机密。
  那是专门治疗受到辐射的病人的医院,要有通行证才进得去。我给门口的女人一些钱,她说:“进去吧。”接着又求了另一个人,最后才坐在放射科主任安格林娜·瓦西里耶芙娜·古斯科瓦的办公室里。她劈头盖脸就问:“你有没有小孩?”
  我该怎么回答?我知道绝不能说出我怀孕了,否则他们不会让我见他!还好我很瘦,看不出有身孕。
  “有。”我说。
17kqk.com.com

  “几个?”
  “一男一女。”
  “所以你不必再生了。好吧,他的中枢神经系统完全受损,头骨也完全受损。”
  “还有,如果你哭,我就马上把你赶出去。不能抱他或亲他,甚至不能靠近他,你有半个小时。”
  但我知道我不会走,除非我和他一起离开,我对自己发誓!我走进去,看到他们坐在床上玩牌、嬉笑。
  “瓦西里!”他们叫。
  他转过身看了我一眼,说:“好啦,没戏唱了!连在这里她都找得到我!”
  他穿四十八码的睡衣,看起来很滑稽,他应该穿五十二码。袖子太短,裤子太短,不过他的脸不肿了。他们都在打点滴。
  他要抱我。
  医生阻止他。“坐下,坐下,”她说,“这里不能拥抱。”
  我想和他独处,哪怕只有一分钟。其他人察觉出来了,于是陆续找借口离开。
  我问:“你有没有看到爆炸?发生了什么事?你们是最早到现场的人。”
  “可能是蓄意破坏,有人引爆,大家都这么认为。”
  当时大家都那样说,以为有人蓄意引爆。
  我在莫斯科的朋友家住了三天,他们一直说:“你拿锅,拿盘子去啊,需要什么就拿。”我煮了六人份的火鸡肉汤,因为当晚执勤的消防员有六个。我帮他们买牙膏、牙刷和肥皂,这些医院都没有提供,还帮他们买了小毛巾。

17kqk.com.com


  现在回想起来,朋友的反应让我很诧异。他们当然担心,怎么可能不担心?但即使传言都出现了,他们还是说:“需要什么尽管拿!他情况怎么样?他们还好吧?能不能活下去?”
  我一大早去市场买菜,然后就到朋友家熬汤,所有食材都得磨碎。三天后,医院的人说我可以住进医院的员工宿舍。真是太棒了!
  他开始变了,每一天都和前一天判若两人。灼伤开始在外表显露,在他的嘴巴、舌头、脸颊上,一开始是小伤口,后来愈变愈大。白色薄片一层层脱落……脸的颜色……他的身体……蓝色……红色……灰褐色。那些都是我的回忆!无法用言语形容!无法用文字描述!甚至至今无法释怀。唯一拯救我的是一切发生得太快,根本没时间思考,没时间哭泣。
  我好爱他!我以前不知道自己有多爱他!我们才刚结婚,走在街上,他会抓着我的手抱起我转一圈,不停地吻我,路人都对我们微笑。
  那是收容严重辐射病人的医院。十四天,一个人在十四天内死掉。
  那天是5月9日,他过去常对我说:“你不知道莫斯科有多美!尤其是到了胜利纪念日,会放烟火,真希望你能看到。”
  我坐在病房里,他睁开眼睛问:“现在是白天还是晚上?”
  “晚上九点。”
  “打开窗户!他们要放烟火了!” 17kqk.com.com
  我打开窗户。我们在八楼,整座城市都映入我们的眼帘,一束火花在空中绽放。
  他从枕头下拿出三朵他拜托护士帮忙买的康乃馨。
  我跑过去吻他:“我好爱你!我只爱你一个!”
  他开始咆哮:“医生是怎么说的?不能抱我和亲我!”
  他们不让我抱他,可是我……
  有一天,我突然觉得天旋地转,连忙抓住窗台,还好是在走廊,不是在房间。一名经过的医生扶住我的手臂,接着突然问:“你是不是怀孕了?”   “没有,没有!”我好怕有人听到。
  “不要说谎。”他叹了口气。
  第二天我被叫到主任办公室。“你为什么骗我?”她问。
  “我没办法,如果告诉你实情,你会叫我回家。但是我要和他在一起……”
  负责骨髓移植手术的美国医生盖尔安慰我:“有一点希望,虽然希望不大,但是仍有一线生机,因为他们都还年轻力壮!”
  他的姐姐柳达当时二十八岁,是护士,很了解骨髓移植的过程,但是她愿意移植,她说:“只要他能活下去。” (责任编辑:千千面)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三个祖母和一个婴儿

    自难民潮爆发以来,帕特萨里斯一直追踪拍摄难民危机,他深知:作为难民危机风暴中心的...

  • 味道

    发小郑直要请我去他奶奶家吃饭。郑直的奶奶做菜是真的有绝活儿,想到这点,我就来了精...

  • 不爱接班的孩子

    L先生是我多年的企业家朋友,在南方办有一家大型家电制造企业。有一次,我去他那里做...

  • 天堂

    在我的想象中,通往天堂之门的是一条金光大道,路两旁全是喝水的、食言的、像彼拉多那...

  • 完美的错误

    2015年9月,大众汽车爆出丑闻,该公司在车中安装了作弊软件,可以自动判定汽车是否处...

  • 我为何拒绝消费

    柏林科特布斯水坝边的那个蔬菜商已经认识我了。他指向蔬菜摊后面的两个大木箱,里面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