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免费杂志》》文学文摘》》读者》》

黄昏的咽喉

来源:读者 2018年8期 作者:简媜
  黄昏的咽喉
  她走学术路线,研究范围从古典文学渐渐跨到当代文学,以评论为主,另用笔名写诗。那次餐会我念的那几句是她改写屈原《楚辞·九歌·山鬼》的诗句:
  如今,披发于岩上
  看看能否晒干一两件记忆
  山风追逐蝼蚁
  螻蚁眷恋你的残躯
  仿佛有人在空谷散步
  你终于明白
  黄昏的咽喉
  只不过是雨
  餐会之后,我与她联系渐多。有时我去她任职的研究机构取稿,或是她来办公室交稿,理所当然一起去喝咖啡。她长我几岁,我们毕业于同一所学校的文学院,不久即以学姐学妹相称。渐渐地,校园忆往、谈文论艺之外,也涉及私务了。
  我们常去办公室附近的一家小巷咖啡店,我习惯喝曼特宁,她有时喝咖啡,有时喝花茶。一点完,我必定吞云吐雾。她曾在办公室听到同事叫我“简兄”,好奇明明我是一头长发、一袭长裙的女性打扮,不知其中有什么原委。
  我告诉她:“活在男人之中,只好像个男人。男性大沙文主义建构出的文坛对女性而言是个大沙漠。他们大概怕娇弱的女性禁不起风浪,于是把我们赶到‘闺阁集中营’,认定我们只会写庭园花草、厨房油烟、客厅摆设、亲情伦常,他们写的才是‘大历史’,动不动就是‘自五四以来最惊心动魄的’‘挖掘深埋在历史灰烬下的大时代悲歌’‘直指宇宙核心、生命真谛’……男性写的是‘大历史’,女性写的叫‘小家常’,文学史当然是男性掌权的历史。‘雌雄同体’是初出茅庐、什么都不是的‘女作家’最好的自我保护机制,而抽烟,情非得已,为了抵制那些臭男生。”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活埋和埋活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一位知识界的百岁老人。不知为什么,他的家人只说他99岁。邻...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