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文学文摘》》读者》》

横行的洋文

来源:读者 2018年13期 作者:余光中
  18世纪法国大文豪伏尔泰,在流放英国期间开始学习英语。当他發现plague(瘟疫)只有一个音节,而ague(疟疾)居然有两个后,很不高兴。他说,应该将这种不合理的语言分成两半,一半交给“瘟疫”,另一半交给“疟疾”。
  伏尔泰的愤怒,是初学外语者常有的反应。语言,天生是不讲理的东西,学者必须低首下心、唯命是从、昼思夜梦,才能小有所成。有人笑称,学习外语之道,始于寒暄而终于吵架。也就是说,如果你能用外语跟人对骂,功夫就到家了。因为一个人吵架的时候,词句出口纯以神遇,已经无暇推理了。
  学西方语言,最可怕的莫过于动词——一切是非都是它惹出来的。规规矩矩的动词变化,在西班牙语里至少有47种;如果讲究细分,就会弄出78种来;而3种形态的动词变化,当然还要加倍;至于不规则动词,还没算在内。 横行的洋文
  中国人的祖宗一开始就福至心灵,不在动词上玩花样,真是庇荫子孙。杜牧的名句:“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如果用西班牙语来说,简简单单4个“哀”字就不晓得要在动词变化上弄出多少名堂来。
  西方语言这么苛刻地区分动词的时态,很可能是因为西方文化重时间观念,所以西洋绘画讲究明暗烘托、物必有影,而光影反映的正是时间。中国绘画不画物影,也少分晨昏,似乎一切都在时间之外,像中文的动词一样。
  除英语外,西方许多语言爱把无辜的名词分成阳性、阴性,甚至中性。往往,这阴阳之分也无理可据。法语和西班牙语把山说成阴性、河说成阳性,不合中国人的看法;在德语里,山与河却都是阳性。一般语言都把太阳说成阳性,月亮说成阴性;唯独德国人性子拗,偏要把太阳看作阴性、月亮看作阳性,简直是颠倒乾坤。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