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免费杂志》》文学文摘》》读者》》

寂寞以光年来计算

来源:读者 2018年6期 作者:张国立
  前阵子去里斯本旅行,住在圣乔治城堡下的阿法玛山坡。小巷小弄,忙碌的28号电车载着殷切的旅人,车内人拍车外,车外人拍车子。
  晚上11点多,我对老婆说出去走走,敷着面膜的她不忘说:“记得回来。”
  多好的叮咛。
  钻进小巷,东兜西绕,然后选在最窄的巷子转弯处等待最后一班28号电车下山。
  说不出为什么,总觉得等电车收班,世界可能会变得不一样。
  世界果然变了。巷子里只剩下昏黄的路灯,阴影里是破败的矮楼与高低不平的石块路面,带咸味的风从山下的大西洋吹来,偶尔有迷路的海鸥飞过电线杆时叫两声。一路上只有我一人,忽然间觉得整个阿法玛都是我的。
  連着几晚我都等待末班车下山,那么到底我等待的是安静,还是被遗忘很久的寂寞?莫非我爱上了寂寞?
  早上照例是电车声吵醒我,旅行社里的年轻人聚在藤架底下吃他们的早餐,掺杂着笑声、叫声、刀叉磨盘子声,甚至听得到阳光透过窗帘暖暖的声音。又回到热闹的新的一天。
  夜晚的散步能让脑袋清空,什么也不用想,只是单纯地走路。周围连野狗野猫也没一只,夜晚的黑暗把人包得紧紧的,虚空的感觉又把我放得很大,大到明白自由没有界限。
  我对老婆说,有时候享受一下寂寞也挺不错。她说今天晚上轮到她去等末班电车,有没有什么建议?我说尽量放慢速度,什么也别想,让寂寞领路,就能感受到平常没机会接触的另一个自己。
  另一个自己?没有相机,没有手机;没有期待,没有懊恼;没有好奇,没有失落。回复到人的原始状态,保证回到床上,一觉到天明。
  里斯本的电车大多古老,维持原来木地板、木车厢的模样,无论旅客多挤,市政府显然都没有换新式车厢的意思,可能这是城市特色。若想得浪漫一点儿,可能是管理者刻意如此,让里斯本某个部分别随着时代前进。停下来,未必不是一种进步。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