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文学文摘》》读者》》

妈妈的信

来源:读者 2018年19期 作者:黎戈
  吃饭的时候,妈妈突然低下头,有点儿羞涩地说:“我昨天找换季衣服,翻了好几个抽屉,居然翻到当年我给你写的信。”妈妈顿了一下说,“真想不到,我当时居然有那么多话要对你说,好像怎么写也写不完。”
  我连忙让她把信拿出来给我看。妈妈从床下拖出箱子,里面有几封信:转学后,原校同学寄给我的、过年时的贺年卡,20世纪90年代的卡片——上面涂着粗糙的银粉,画着幼稚的图案;还有,就是这封妈妈的信。 妈妈的信
  信封上写着我的学校、班级,还有我的名字,名字后面写着“女儿”。不记得自小腼腆的我是怎么在众目睽睽之下收信的。中学时代的信,都是放在传达室里,有时也有同学顺路拿到班上,摊在讲台上,大家自取。我是偷偷地拿走这封信的吗?不记得了。
  皮抢过信纸,想大声地读出来,我立刻制止了她,怕她外婆也就是我妈会觉得不好意思。我把发脆的信纸展开,上面是妈妈年轻时的字迹。原来字也会老。妈妈现在手的力道不足,记性也差,字的棱角没了,字体是软的,還有很多错别字。她年轻时的字,看起来十分隽秀。看落款是1990年,那年我13岁,妈妈去上海探亲,后来转道去云南。她舍不得买卧铺票,三天三夜的火车,坐得腿全肿了。妈妈就是在这旅途中,从上海到昆明,一直在给我写信。
  写了什么呢?“女儿,那天你帮妈妈推行李到火车站,妈妈很高兴,我的女儿终于长大了。”“你该考过期中考试了吧?考得怎么样呢?妈妈很想念你,一定给你带礼物。”这样矜持克制、几乎没有什么修饰语的表达,却已经远远超过了她日常的抒情程度,足以让现在的妈妈觉得有点儿尴尬了。我爸爸特别善于言谈,热衷于表达。从小,家里都是爸爸的声音:发号施令、对我们狂暴怒吼、醉酒后骂街;很少听到妈妈的声音,她几乎是一个悄无声息的存在。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