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让我们一起享受阅读的体验-17kqk.com!

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在线杂志》》文学文摘》》读者》》

树懂人间事(2)

忆期刊网文章来源:读者 2017年20期 荐稿者:刘亮程 阅读量:

  我记得最清的是,父亲和陈吉民站在外屋讨价还价的情景。
  “光屋顶这根木头,就能卖一百多块钱,”父亲说,“村里人谁不知道我这根木头,早先有人出过一百五十块钱,我都没卖。要是拆下来,二百块都让人抢掉了。”
  那是我们家房顶上最粗最直的一根木头,盖房时,父亲将它刮得光光溜溜,特意担在里屋的顶上,让人一进门就能看见。
  这根木头,确实为我们家长了不少面子。我听到不少人坐在我们家炕上聊天,不止一次赞赏过这根木头。他们围坐成一圈,边抽烟边说些人和牲口的事,说到没话处,便有人扬起头,对着屋顶赞叹几句。无非是赞叹过多少遍的那些话:
  “这根木头真直。”
  “做啥都是根好材料呢。”
  “就是,就是。”其他人赶紧帮几句嘴。话题自然引到木头上。父亲满脸放光,腰也挺直了。他扬起脸,把那根让他引以为豪的木头,从这头看到那头,把他弄到这根木头的经过添油加醋地叙说一遍。父亲每次说的都不太一样,每次都会加一些新内容,每次都能让人听下去。只有母亲不耐烦,她坐在炕的另一头纳鞋底,听到父亲吹牛,便会奚落几句。
  我们兄弟几个,在地上或院子里玩耍,有时也会坐在大人们身后,悄无声息地听一下午,有时听到月明星稀。 copyright 17kqk
  母亲不喜欢那些男人,说他们都是来混烟抽的。他们从来不带烟,烟瘾犯了,就来找父亲聊天。父亲话越多,他们越高兴,反正没事情,熬时间,时间越长,越能多抽几根。“你吹牛呢!”陈吉民不相信父亲的话,“别看这根木头又粗又直,说不定里面早空了。胡杨树长到这么粗,一般里面都长空了。要拆下来,没准只能当柴劈。”
  “我还没听见谁说这根木头不好呢。你说它空掉了,我让你听听。”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