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免费杂志》》文学文摘》》读者》》

三个老头儿

来源:读者 2018年5期 作者:黄昱宁


  回想起来,20世纪80年代我念小学那会儿,读书真是一件相对单纯的事。比方说,我父亲会仅仅因为不愿让我多过两条马路(那时候家里不可能匀出人手接送我上学),就放弃区重点小学的名额。六年里我上的都是家门口的普通小学,代价是考初中时出了一身冷汗,分数刚踩上市重点的那条线;换来的好处是,每天作业都能在学校里做完,下午三点半之后,我就只管一个人泡在父亲的书里。
  那时候没有新东方和奥数班,家里有钢琴的人几乎是怪物。直到三年级,我才参加了平生第一个兴趣班(那时都是免费的),起因也有点奇怪:我塞进课桌里的一个笔记本上记着几句我随口诌的词儿,被好事的同桌拿去向大队辅导员献宝,后者那时大概正在给区少年宫招募学员……总而言之,很快我就收到了“儿童诗歌班”的邀请信。后来才知道,发信的老师姓诸葛,是个快退休的老头儿。
  虽然早就有思想准备,知道这位诸葛先生不会有羽毛扇,但初见之下,还是大失所望——干瘦的身板,半秃的脑门,加上脱落了大半的牙齿,看上去早就过了六十岁。他不怎么爱笑,普通话里夹着浓重的岭南口音,既不擅长侃侃而谈,又不见得能循循善诱。比起隔壁的“儿童电脑班”(彼时正值“电脑要从娃娃抓起”刚刚发表),这里非但人气衰微(不超过十五人),而且哪怕在人数达到峰值时,也没有谁在认真听讲。
  奇怪的是,诸葛先生对这些好像一点儿都不在乎,最多偶尔停下来,叹一口气。他上课的方法简单得全无技巧可言,每次都捧了一大摞书,每本都夹着几张白纸条,每个夹着纸条的地方一定都有一首诗,作者不分古今中外、忠奸善恶。常常是刚才还在讲“却话巴山夜雨时”,突然一个急转,就拐到了“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他会一首一首地写在黑板上,一笔一画都像是拼尽了全力,写累了便眯着眼睛歪一歪脑袋,像在鉴赏一幅古画。他很少作什么口头评点,却很喜欢在诗句的字里行间作一些符号,比如涂个圈、画个惊叹号什么的,那些地方多半就是他最在意的句子了。先生让我们跟着抄,连那些符号也不可以落下。可他总是等不到我们全抄完,就急忙吩咐大家扯开嗓门朗读,声音越大越好——基本上每首诗都被我们念得支离破碎,先生倒不苛求,反而摇头晃脑地打着拍子。下课铃多半总是在这种节骨眼上响起来,我们戛然而止(我那时多半在想,八路公交车少坐一站就可以省下钱在车站旁买个油墩子解馋),诸葛先生也会一下子愣住,看一眼讲桌上躺着的那一堆书,一脸的困惑,“还有很多没讲呢……”照例挥一挥手,叹一口气。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