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免费杂志》》文学文摘》》读者》》

深潜

来源:读者 2018年10期 作者:许陈静 郑心仪 姜琨


  “我们”,是近60年前和黄旭华一起被选中的中国第一代核潜艇人,29个人,当时平均年龄不到30岁。一个甲子的风云变幻、人生沧桑,由始至今还在研究所“服役”的就剩黄旭华一人。“我们那批人都没有联系了,退休的退休,离散的离散,只剩下我一个人成了‘活字典’。”
  这句话听来伤感。然而值得庆幸的是,“活字典”黄旭华和1988年共同进行核潜艇深潜试验的100多人还有联系。那是中国核潜艇发展历程上的“史诗级时刻”——1988年,中国核潜艇在南海进行了极限深度的深潜试验。有了这第一次深潜,中国核潜艇才算走完研制的全过程。
深潜
黄旭华

  这个试验有多危险呢?“艇上一块扑克牌大小的钢板,潜入水下数百米后,可以承受1吨的重压。对于100多米长的艇体,任何一块钢板不合格,一条焊缝有问题,一个阀门封闭不严,都可能导致艇毁人亡。”黄旭华当时已是总设计师,知道许多人对深潜试验提心吊胆:“美国王牌核潜艇‘长尾鲨号’比我们的好得多,设计的深度是水下300米。结果1963年进行深潜试验,下潜不到190米就沉了,原因也找不出来,艇上129个人全找不到了。而我们的核潜艇没一个零件是进口的,全部是自己做出来的,一旦下潜到极限深度,会不会像美国核潜艇一样回不来?大家的思想负担很重。”
  深潜试验当天,南海浪高1米多。艇慢慢下潜,先是10米一停,再是5米一停,接近极限深度时1米一停。钢板承受着巨大的水压,发出“咔嗒、咔嗒”的响声。在极度紧张的气氛中,黄旭华依然全神贯注地测量和记录各种数据。核潜艇到达极限深度,然后上升,等上升到安全深度,艇上顿时沸腾了。人们握手、拥抱、哭泣。有人奔向黄旭华:“总师,写句诗吧!”黄旭华心想,我又不是诗人,怎么会写?然而激动难抑。“我就写了4句打油诗:‘花甲痴翁,志探龙宫。惊涛骇浪,乐在其中。’一个‘痴’字,一个‘乐’字,我痴迷核潜艇工作一生,乐在其中,这两个字就是我一生的写照。”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