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文学文摘》》读者》》

剩水残山无态度

来源:读者 2018年15期 作者:郭彦
  辛弃疾和朱熹的关系很好,这看上去有点儿令人匪夷所思。辛弃疾从二十一岁奋起抗金并随队伍南下以来,就是一个“看试手,补天裂”的志士形象;而朱熹,不过是一个满腹经纶的腐儒学究。这两个看上去天渊悬隔的人怎么可能走得如此之近呢?
  说起来,辛弃疾身上有很多复杂的或说是混合的气质。虽然他身上传统的儒家思想相比那些自幼浸淫于儒家文化中的南方知识分子要少得多,但这个所谓的“北来归正人”,也并不是一个天外来客。身份的另类和性情的格格不入,毫无疑问地让他处于少数者中的突出位置,难免会为他带来身份上的焦虑和紧张。再加上,他在为政和驭吏上都严厉有余,性格中的粗率暴躁也多被人指责。完全称不上一帆风顺的从政经历使他逐渐从一个自北方来的嗜杀者变成一个有更多内省要求的儒生,这个过程也是他逐渐对朱熹的理学思想服膺的过程。
  朱熹,在某种程度上成了辛弃疾的精神导师。后来辛弃疾定居铅山,朱熹赠书题其二斋室,写的是“克己复礼”和“夙兴夜寐”。这些赠语都是有针对性的。
  淳熙十五年(1188年),陈亮邀约朱熹和辛弃疾会面。朱熹去信,希望陈亮告知要探讨的话题。陈亮遵嘱回复。但朱熹在接到陈亮的书信后,却拒绝了聚会的邀约。他现在最大的兴趣是做一些经纶事业,对陈亮主要涉及一统大业的话题并不感兴趣。
  但陈亮在尚未接到朱熹回信之时,就已经心急火燎地上路了。相比而言,陈亮和辛弃疾的共同之处显然多过和朱熹的共同之处,他是一个坚定的主战派,热衷于建功立业,崇尚英雄主义,性情激烈敞亮。可以想象,这样一个斗士般人物的到来,如一抹明亮的光束,照亮了赋闲多年、身心憔悴的辛弃疾。他们“憩鹅湖之清阴,酌瓢泉而共饮,长歌相答,极论世事”。等朱熹未至,在紫溪盘桓十数日之后,陈亮返回。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