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文学文摘》》读者》》

深山来客

来源:读者 2018年20期 作者:朱山坡
  有一年夏天,洪水过后,镇上的人看到一个陌生的中年人背着一个耷拉着头的女人走进电影院。他们觉得很奇怪,迅速摸了一下情况。令人吃惊的是,中年人是撑船从上游的支流鹿江来的。一条简陋的乌篷船,窄小得只能挤得下两个人。鹿江很长,它的源头是鹿山。对蛋镇上的人来说,鹿山既陌生又遥远。中年人自称从鹿山来,把蛋镇人吓了一跳——那得经历多少艰险啊!
  深山来客
  “我们清晨撑船出发,晌午到达蛋镇,刚好赶得上电影。”中年人长得高高瘦瘦的,憨厚老实,脸膛比镇上男人的都白净,还显得比镇上的男人更斯文,“看完电影还得回去。船上有火把,还有猎枪。”
  人们不知道中年人叫什么名字,他们都叫他鹿山人。背上的女人是他的妻子。
  鹿山人的妻子五官长得真好看,是一个美人,很年轻,但身体不好,脸色苍白,嘴唇没有一点血色。她主要是腿不好,走不了路,浑身没有力气似的。蛋镇上的人都替她担心,也很疑惑:费那么大的劲来到蛋鎮,难道就只为看一场电影?
  是的,鹿山人的妻子来蛋镇就只为看一场电影。那天,鹿山人把妻子背进电影院后,随即出来了,蹲在海报墙墙脚下卷烟叶,一直在烧烟。烟很香,把电影院门卫卢大耳吸引过来了。他给卢大耳烧了一卷烟叶,呛得卢大耳一边粗俗地骂街,一边大声地叫好。
  电影散场,鹿山人赶紧逆着人流进去找他的妻子。然后,背着妻子匆匆往蛋河方向走。步伐仓促,似乎又去赶下一场电影。
  后来,镇上的人几乎每个月都能见到一次鹿山人背着他的妻子来到电影院。卢大耳和鹿山人建立了相互信任的关系。卢大耳掐过时间,鹿山人从不在电影院里多待一分钟,他出来后,有时候还跟卢大耳边烧烟边攀谈一小会儿。卢大耳知道,鹿山人不看电影其实是为了省钱。他的衣服补丁很多,补丁的颜色各不相同,看上去实在有点寒碜。他每次都自带干粮——烤红薯或南瓜饼。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 上一篇:溜达
  • 下一篇:没有了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