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文学文摘》》读者》》

沙枣

来源:读者 2018年17期 作者:李娟
  抢在葵花成熟之前,沙枣抢先一步丰收了。
  我妈在地里干完活,经过果实累累的沙枣林,随手折了一大枝沙枣回家。
  她薅下大把大把的果实,抛撒在门前空地上。下一秒钟,所有的鸡全部到齐,吵吵闹闹埋头争抢。
  我妈像雷锋一样欣慰地看着这幕场景,扭头对我说:“这就是麻雀们整个冬天的口粮。”
  此地的麻雀何其富足!
  冬日里的每一天,它们起床后,像掀开棉被一般抖落翅膀上的雪,往最近的沙枣枝上一跳,就开始用餐了。
  它扭头向左边啄几口,再扭头向右啄几口。
  吃完了脑袋附近的,挪一下小爪,继续左右开弓吃啊吃啊。
  吃半天也遇不到另一只麻雀。
  因为所有的麻雀此时统统都头也不抬地埋头大吃呢。
  吃饱了,该消食了,大雪中的树林才热闹起来。串门的串门,打招呼的打招呼,吵架的吵架。然后大家一起没头没脑地欢歌,再乱蓬蓬地惊起,呼啦啦,从一棵树涌往另一棵树。
  我行走在沙枣林中,猜测着麻雀的乐趣。想象它小而黑的眼睛,圆滚滚的身子,平凡的外套。
  我怜惜它短暂的生命,差点儿忘了自己的生命也是短暂的。
  穿行在沙枣林中,身边果实累累,像葡萄一样一大串一大串沉甸甸地低垂,把树枝深深压向地面。
  何止是麻雀们的富足,也是我的富足啊。是我视觉上的富足,也是我记忆的富足。
  我边走,边摘,边吃。赛虎和丑丑也不知从何得知这是可以吃的好东西。它俩时不时用狗嘴咬住低低垂向地面的一大串沙枣,头一歪,便捋下来满满一嘴。三嚼两嚼,连籽吞下。
  过去,我所知的沙枣只有两种。
  一种是灰白色,仅黄豆大小,但甜滋滋的。尤其顶端微微透明的黑色区域,就那一丁点儿部位,更是糖分的“重灾区”。轻轻划开,便眼泪一般渗出蜜汁。这也是大家最喜欢的沙枣,最为香甜。遗憾的是太小了,除去籽核,基本上只剩一层薄皮。唇齿间刚刚触碰到一抹浓甜,倏地就只剩一枚光核。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