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让我们一起享受阅读的体验-17kqk.com!

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在线杂志》》文学文摘》》读者》》

三只虫草(节选)

忆期刊网文章来源:读者 2016年6期 荐稿者:阿来 阅读量:
  一
  海拔三千三百米。 三只虫草(节选)
  寄宿小学的钟声响了。
  桑吉从浅丘的顶部回望钟声响起的地方,那是乡政府所在地。二三十幢房子散落在洼地中央,三层的楼房是乡政府,两层的曲尺形楼房是他刚刚离开的学校。
  这是五月初的日子,空气开始湿润起来。第一遍钟声中,太阳露出了云层,天空、起伏的大地和蜿蜒曲折的流水都明亮起来。等到第二遍钟声响起时,教室里安静下来,只有男孩们剧烈奔跑后的喘息声。第三遍钟声响起来了,这是正式上课的铃声。
  多布杰老师或是娜姆老师开始点名。桑吉的座位在第三排正中间,和羞怯的女生金花的座位在一起。
  现在,点名点到他了。今天是星期三,第一节是数学课,那么点名的就该是娜姆老师。娜姆老师用她甜美的、听上去总是有些羞怯的声音念出了他的名字:“桑吉。”
  没有人回答。
  娜姆老师提高了声音:“桑吉!”
  老师有些难以置信——桑吉是最爱学习的学生,也是成绩最好的学生。
  老师问:“他是不是病了?”
  “老师,桑吉听说学校今年不放虫草假,就偷跑回家了。” 本文来自忆期刊
  本来,草原上的学校,每年五月都是要放虫草假的。挖虫草的季节,是草原上的人们每年收获最丰厚的季节。按惯例,学校都要放两周的虫草假,让学生们回家去帮忙。如今,退牧还草,要保护生态,搬到定居点的牧民们没那么多地方放牧了。一家人的柴米油盐钱、给寺院做供养的钱、添置新衣裳和新家具的钱、供长大的孩子到远方上学的钱、看病的钱,都指望着这短暂的虫草季了。桑吉的姐姐在省城上中学。父亲和母亲都怨姐姐把太多的钱花在打扮上了。而桑吉在城里的学校借读过,他知道,姐姐那些花费都是必需的。她要穿裙子,还要穿裤子。穿裙子和穿裤子还要搭配不同的鞋,皮鞋、布鞋、塑料鞋。
  寒假时,姐姐回家,父亲就埋怨她把几百块钱都花在穿着打扮上了。父亲还说了奶奶的病,弄得姐姐愧疚得哭了。
  那时,桑吉就对姐姐说:“女生就应该打扮得花枝招展。”姐姐笑了,同时伸手打他:“花枝招展,这是贬义词!”桑吉翻开词典:“上面没说是贬义词。”“从人嘴里说出来就是贬义词。”桑吉合上词典:“这是好听又好看的词!”
  父母听不懂两姐弟的汉语对话。
  用纺锤纺着羊毛线的母亲笑着说:“你们说话像乡里来的干部一样!”
  桑吉说:“今年虫草假的时候,我要挣两千元。一千元寄给姐姐,一千元给奶奶看病!” copyright 17kqk
  但是,快要放虫草假的时候,上面来了一个管学校的人,说:“虫草假?什么虫草假!不能让拜金主义把下一代的心灵玷污了!”
  于是,眼看着桑吉的计划就要化为泡影了。不能兑现对姐姐和奶奶的承诺,他就成了说空话的人了。
  所以,他就打定主意要逃学了。在上学的钟声响起之前,他跑出了学校。
  奔跑中,他重重地摔倒在一摊残雪上,仰面倒地时,胸腔中的器官都被振到了,脑子嗡嗡作响。然后,他侧过身,让脸贴着冰凉的雪,这样能让痛楚和脑子里嗡嗡的蜂鸣声平复下来。这时,他看见了这一年的第一只虫草!
  二
  那是怎样的一棵草芽呀!
  它不是绿色的,而是褐色的。因为从内部分泌出一点点黏稠的物质而显出亮晶晶的褐色。
  半个小拇指头那么长,三分之一,不,是四分之一个小拇指头那么粗。桑吉是聪明的男孩,刚学过的分数,在这里就用上了。
  对,那不是一棵草,而是一棵褐色的草芽。桑吉低低地叫了一声:“虫草!”
  他看看天,天上除了丝丝缕缕仿佛马上就要化掉的云彩,蓝汪汪的,什么都没有出现。神没有出现,菩萨没有出现。按大人们的说法,一个人碰到好运气时,总是什么神灵护佑的结果。现在,对桑吉来说这么重要的时刻,神却没有现身。多布杰老师总爱很夸张地说:“低调,低调。”这是桑吉作文中又出现一个好句子时,多布杰老师一边喜形于色,一边却要拍打着他的脑袋说的话。
17kqk.com.com

  他要回去对老师说:“人家神才是低调的,保佑我碰上好运气也不出来张扬一下。”
  多布杰老师却不是这样,一边拍打着他的脑袋说“低调”,一边却对办公室里的其他老师喊:“我教的这个娃娃,是个天才!”
  桑吉的手都没有碰到凝胶一样的嫩芽,又缩了回来。他吹了吹指尖,就像母亲的手被烧滚的牛奶烫着时那样。
  他又仔细看去,视野放宽了一些。虫草芽就立在残雪的边缘,一边是白雪,一边是黑土,虫草芽像小小的笔尖。
  他翻身起来,跪在地上,直接用手开始挖,芽尖下面的虫草根一点点显露出来。那真是一条横卧着的虫子。肥胖的白色身子,上面有虫子移动时,需要拱起身子一点点挪动用以助力的一圈圈节环。他用嘴使劲吹开虫草身上的浮土,虫子细细的尾巴露了出来。
  现在,整只虫草都被他捧在手上了。他把它捧在手心里,细细地看,看那卧着的虫体头部生出一棵褐色的草芽。
  这是一只可以换钱的虫草。一只虫草可以换到三十块钱。三十块钱,可以买两包给奶奶贴关节的骨痛贴膏,或者可以给姐姐买一件打折的T恤,粉红色的或者纯白色的。姐姐穿着这件T恤上体育课时,那些帅气的男生会对她吹口哨。父亲说,他挖出一只虫草时,会对山神说:“对不起,我把你藏下的宝贝拿走了。”
copyright 17kqk

  现在的桑吉有点儿纠结,是该把这只虫草看成一个美丽的生命,还是看成三十元人民币?这对大多数人来说根本不是一个问题,但对生活在这片草原上的人们来说,常常是一个问题。
  桑吉把这只虫草放在一边,撅着屁股在刚化冻不久的潮湿的枯草地上爬行,仔细地搜寻下一只虫草。
  不久,他就有了新发现。
  又是一只虫草。   又是一只虫草。
  就在这片草坡上,他一共找到了十五只虫草。
  想想这就挣到四百五十块钱了,桑吉都要哼出歌来了。他一直匍匐在草地上,一双膝盖很快就被苏醒的冻土打湿了。他的眼睛为了寻找这短而细小的虫草芽都流出了泪水。一些把巢筑在枯草窠下的云雀被他惊飞起来,不高兴地在他头顶上忽上忽下,喳喳叫唤。
  和其他飞鸟比起来,云雀飞翔的姿态有些可笑,直上直下,像是一块石子、一团泥巴,被抛起又落下,落下又抛起。桑吉站起身,双臂像翅膀一样张开,他用这种姿势冲下了山坡。他做出盘旋的姿态,俯冲的姿态。他这样的意思是对着向他发出抗议声的云雀说,为什么不用这样漂亮的姿态飞翔? (责任编辑:千千面)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三个祖母和一个婴儿

    自难民潮爆发以来,帕特萨里斯一直追踪拍摄难民危机,他深知:作为难民危机风暴中心的...

  • 味道

    发小郑直要请我去他奶奶家吃饭。郑直的奶奶做菜是真的有绝活儿,想到这点,我就来了精...

  • 不爱接班的孩子

    L先生是我多年的企业家朋友,在南方办有一家大型家电制造企业。有一次,我去他那里做...

  • 天堂

    在我的想象中,通往天堂之门的是一条金光大道,路两旁全是喝水的、食言的、像彼拉多那...

  • 完美的错误

    2015年9月,大众汽车爆出丑闻,该公司在车中安装了作弊软件,可以自动判定汽车是否处...

  • 我为何拒绝消费

    柏林科特布斯水坝边的那个蔬菜商已经认识我了。他指向蔬菜摊后面的两个大木箱,里面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