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免费杂志》》文学文摘》》读者》》

他超脱了时间

来源:读者 2018年6期 作者:陈世旭
  八大山人,明末清初时人。他本为王孙,后又遁入空门;行迹痴癫,却能妙手丹青。无论在当时还是后世,人们对他的评价都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他的人生是一场扑朔迷离的传奇,是考验研究者的难题。三百多年来,他留给我们的是一个极模糊又极清晰,极卑微又极伟岸的身影。
  甲申之变,大明王朝一夜之间轰然倒塌,一个曾经高踞在芸芸众生之上的王孙忽然之间跌入万丈深渊,由大明宗室的天潢貴胄,变成国破君亡的逃亡者。其后,更是“父随卒……数年,妻、子俱死”,于是“窜伏山林”成为他生活的常态。
  家国巨变成为贯穿他一生的痛苦与噩梦,他在孤独幽愤中战栗和挣扎,走完自己凄楚而哀怨的人生。他避祸深山,遁入空门,竟至在自我压抑中疯狂,自污自虐,睥睨着一个在他看来已是面目全非的世界,最终逃入艺术之中。
  八大山人的书画题跋和诗偈,充满禅理、禅义、禅机,禅门典故、话头、机锋随处可见。他不像其他禅门高僧,以对话或训导别人的方式阐释自己的禅学观点,而是以书画和诗与自己对话,直抒胸臆,让艺术成为其人生观的代言者。
  作为真正伟大的文化使命传承者,他似乎命中注定要与苦难同行。身为大明宗室,倔强的八大山人拒绝与清廷合作,终生未仕。他用干支和岁时纪年,从来不在自己的作品中使用清朝帝王的年号。种种类似的细节乃是一种独特人生况味的隐秘抒发。他无力与命运抗争,又无法克制内心的痛苦。正是这种扭曲的外部世界和灼烧的内心,造就了一个伟大的画家。他将绘画的语言发挥到极致并赋予其崭新的生命,但也成为一个最难被读懂的画家。
  八大山人是有自我保护意识的。今天的我们应该庆幸他有这种自我保护意识,因为他在保护自己的同时也保护了中国艺术史的精华。倘若八大山人也像他的挚友澹雪和尚一样,因为“狂大无状”而死于非命,那中国艺术史上就不会有他在晚年留下的那些不凡的作品了。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