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让我们一起享受阅读的体验-17kqk.com!

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在线杂志》》文学文摘》》读者》》

我没有童年(2)

忆期刊网文章来源:读者 2017年20期 荐稿者:王蒙 阅读量:

  我也喜欢在北京城短时间向大自然回归。夏夜,在院落中或胡同口乘凉,听姐姐王洒背诵杜牧的诗句:“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确实,那时的北京夏夜到处都能看到款款飞着的萤火虫。二姨还给我讲过一个故事,说是一个孩子由于丢掉打醋的一毛钱,被继母打死了,这个可怜的孩子死后变成一只萤火虫,打着灯笼寻找他丢掉的一毛钱。从此我深为自己的母亲并非继母而感到幸福。
  大雨之后胡同里积着齐膝的水,蜻蜓擦着水面飞,杨树上时有知了高唱。北京的国槐最多,春天时有小小的青虫,吊在从树干垂下的丝上。秋天即使在庭院里,也听得到蟋蟀的叫声。我曾经很热衷于养蟋蟀、斗蟋蟀,热衷于给蟋蟀喂毛豆。
  夏日我也喜欢养蝈蝈,我用细秫秸秆编成错落有致的蝈蝈笼。我懂得如何给蝈蝈喂黄瓜、西瓜皮和南瓜花,我从小喜欢听蝈蝈的鸣叫。
  我喜欢所有的吆喝声,卖小金鱼和大田螺的,卖卤鸡和糖葫芦的,这二者都有抽签奖励的促销手段。卖硬面饽饽的,是河北乐亭人。卖爬糕和凉粉的,像男高音。冬夜有卖羊头肉的,肉切得比纸还薄,切出来的肉片变得透明。仅仅是卖一筐水萝卜,也叫得曲折婉转,十分出彩。寒冷的深夜,有时会听到盲人算命者的笛子声,极其凄凉。家里人说,这些人实际上很可能是卖烟土(贩毒)的。这使我更感神秘了。白天我也常常看到盲人,可怜得很。有一些与我同龄的男孩老是欺负残疾人。还有一对乞丐母女,母亲的样子像是有精神疾患。我同情她们。

内容来自忆期刊www.17kqk.com


  我喜欢看老舍的话剧《龙须沟》,重要原因之一是,于是之饰演的主角程疯子能很地道地吆喝一嗓子。但我也有不满足——在我的记忆中,北京的春天除了有卖小金鱼,卖金鱼的都捎带着卖大田螺蛳——程疯子怎么忘了吆喝大田螺蛳了呢?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