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让我们一起享受阅读的体验-17kqk.com!

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在线杂志》》文学文摘》》读者》》

我是一个返乡的“苹果”

忆期刊网文章来源:读者 2017年2期 荐稿者:孙信茹 阅读量:
  2016年5月,我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李云秋把昵称改成了“小宝贝”,头像也换成了一个小婴孩的照片。当时我一点都没意识到,我印象中那个龙阳村的小女孩,居然已经是头像中那个小婴孩的妈妈了。
  10月份,我先生带研究生从昆明出发,重返龙阳村做田野调查。我让他一定代我去看看,云秋是否回到村里。先生到了村里,当天就找到村委会主任打听云秋的情况。没想到,一听到李云秋的名字,村主任就不住地摇头。
  他说:“这个小姑娘把自己废了!长得周周正正,结果去丽江打工才一年多,回来就生娃了。那个男的我见过一次,不是什么正经人,在村里连买包烟的钱都跟别人要,现在人去哪儿都不知道了。以后云秋带着一个小孩,名声不好了,谁还会要她?只有嫁给那种找不到媳妇的人了。你想想,在我们这里,讨不到媳妇的会是什么正经人!”
  听到云秋的近况,我心里真的是五味杂陈。
  云秋生活在我国西南地区一个较为贫穷的村落。全村一共260多户人家,人们以种植业为主要经济来源。因为有一些自然资源,这些年来村里大部分人家靠捡拾野生菌获得一部分收入。可这些无法让人们获得更好的生活条件,对于大部分年轻人来说,外出打工成了最常见的选择。
  云秋家是村里最困难的人家,爸爸是哑巴,智力也有障碍,干不成其他活计,倒是力气大。村里修路,他扛沙袋子,一天最多挣50块。她妈脑子有毛病,人家照顾她,让她去干点杂活,一天给20元,后来可怜她,一天给30元。奶奶去年去世了,爷爷跟他们过,70多岁了,还要去砍柴、拾菌子,挣钱贴补家用。村里人都说,云秋的家就靠年迈的爷爷支撑着。
www.17kqk.com

  苦涩的年轻
  2011年暑假,我第一次带学生到龙阳村做田野调查,当时住在学校建在村里的民族学调查基地里。住下没两天,就有两个小学生模样的小女孩来找我们,说是要跟大哥哥大姐姐一块玩。往后,她们俩几乎天天晚上都来找我玩,并且成了我们在村里的向导和翻译,乐此不疲地跟着我们走家串户。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