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文学文摘》》读者》》

物种的自语

来源:《岁月》2012年第1期 作者:毛志成

  假如植物、动物都能开口说话,它们对世界、对人的看法是怎样的?这里不妨听听它们的自语。
  鱼与雁
  人们在夸美女的时候,常常用“沉鱼落雁”来形容。意思是说美女的美貌使我们这些鱼和雁都自愧、害羞了,因而沉入水底或落到地上。其实我们不是害羞而是恐惧,只要见到人(包括美女)我们就像见到了凶残的仇敌,因为等待我们的常常是渔网、猎枪,或是他们的餐桌。
  天鹅
  我一生唱得最动情、最优美的时候只有一次,就在我即将死去的时候。因此,我的歌唱都可称为绝唱,而且没有半点虚假之态、违心之意。
  人有过这样的歌唱吗?

  虫与鸟
  我们只是虫、只是鸟,既没有想过“为人民服务”那样的大道理,也没有故意“与人民为敌”的恶行。但人偏偏要将我们定为“益虫”或“害虫”、“益鸟”或“害鸟”,这与我们有什么相干!如果站在我们的立场上问一问:“人对我们来说是有益的还是有害的?”恐怕连人自己也很难回答。

  狐与蛇
  人们说我们狐狸是狡猾的,说我们蛇是狠毒的。我们只能对人说:“在狡猾和狠毒的程度上,比起人来,我们自愧不如。”
  更何况人们在咒骂我们狡猾、狠毒之后,毫不犹豫地将我,们的皮毛制成昂贵的服饰,或将我们的身体当成美食、良药。

  蝉
  我们蝉类的高唱有几个特点:一是发声的只有雄性:二是我们的高唱都是群体式的合唱,一只雄蝉带头,便有千万只雄蝉随之,其声震撼四野、如潮似浪;三是我们的高唱目的十分单一:觅偶。因此,我们的高唱真可以称得上是雄性大合唱,而且在觅偶之事上既直率又纯真,不像人还要搞出各种各样的作态、作秀、作伪。

  蛙
  我在井底的时候,要鸣叫一番。我在塘上与群蛙聚在一起的时候,更要群体大鸣,真可以称得上是蛙声如潮。但是我们发出的声音往往是模式化的,毫无个性。为此我很惭愧,但是人有过真正的惭愧之意吗?

  鹰
  我的家乡在天空,而且不乏孤独感。人们只知道群雀、群莺、群鸡的合鸣,却没有发现过群鹰的齐鸣。我是孤独的,但我为自己的孤独而自豪。虽然鹰有时飞得比鸡还低,但鸡却永远不能飞得像鹰那样高!

  犬
  据说我们的前身是狼,人类驯服我们之后,便分别赋予了我们各种名称,如猎犬、战犬、警犬和义犬、宠犬等。其实我们明白,在人面前我们无论是被爱还是被宠,人们的目的无非是利用我们或玩弄我们。
  相比之下,狼的独立性强多了,可惜我们已失去了那样的原性、原态。

  昙花
  由于我们的开放与凋谢只在瞬问,故而“昙花一现”便成了一个贬义的成语。但就算我们开放一千次或凋谢一千次,都永远是我们自己,并没有因为追求时髦而变成另外的什么东西。我们的生命虽然短暂,却毫无断种之忧,而且繁衍了无数儿女。

(责任编辑:春光好)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