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让我们一起享受阅读的体验-17kqk.com!

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在线杂志》》文学文摘》》读者》》

心的归巢

忆期刊网文章来源:读者 2017年17期 荐稿者:黎戈 阅读量:
  这是两个回归土地,如鸟倦归巢的故事。
  日本电影《小森林》里,平凡的女孩不适应大都市的喧嚣生活,回到深山里的老家,位于日本东北地区的村庄小森。这里远离都市的喧嚣和浮躁,为青山绿水所环绕,她像其他村民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小森在日本算是经济落后的山区,生活设施无法和城市相提并论(女孩一开始就介绍:如果要买生活必需品,只能骑车去乡公所。然后,镜头里出现了一个和中国偏远小镇差不多的,只有几幢破落的二层房子的集镇场景)。女孩独居在老宅里,半夜被偷栗子的熊惊醒;夜里读书,也会被扑窗的大蛾子吓一跳。她每天除了耕作之外,就是做菜。她根据记忆,一道道复制了离家而去的妈妈的菜谱:伍斯特酱油、榛子酱,在“物”的低语中,获取心的安宁。
心的归巢
电影《小森林》海报

  电影里的台词很少,远离宏大的词语和主义,亲临生活,身体语言密集。在《小森林》里,所有的菜式都可以现学现做,非常具体。这不是田园牧歌,而是胼手胝足的劳作。在最热的天气里除草;为了保证口粮自足,得下地种稻谷;闲时帮人运鱼赚点零花钱;若想除湿气的话,只能在热天点燃火炉,以口吹火,要忍着炙热才行。但那种劳作一天后喝一口自酿米酒的快意,远远不是去饭店吃饭、洗桑拿那种被伺候的官能满足所能及的。

忆期刊网向您问好


  其实,我在想的是:身体和语言,到底哪一个离生命更近?
  在电影里,女孩通过在酷暑、严寒中劳动,复制妈妈做的菜,缓解了被弃的伤害,最终获得内心的修复。这种用身体来打捞过往的方式,使我想到自己的烹饪史。我是在有孩子以后才开始做饭的,我不记得妈妈教授我的人生哲理,但我清晰地记得她给我做过的菜。少时每到暑假,妈妈就会给我蒸小公鸡,说是可以帮助长个子,还有咸鱼烧肉。那些浓油赤酱的气味,是我假日的注脚。现在,每次我在水流下一寸寸地洗着菜,就会想:正是这样简单重复的家族菜式,正是在每日往复的身体动作间,妈妈养大了我,而我也将养大自己的孩子。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