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让我们一起享受阅读的体验-17kqk.com!

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在线杂志》》文学文摘》》读者》》

鹦哥与赛鸽

忆期刊网文章来源:读者 2017年8期 荐稿者:张大春 阅读量:
  北宋僧人文莹《玉壶清话》里的一则小故事流传至今。
  故事说的是东南吴地有一位大商人段某,养了一只极聪明的鹦鹉,能背诵《心经》、李白的《宫词》,客人来了,它还会唤茶,与来者寒暄,主人自然是加意疼惜宠爱。段某忽然犯了事,被关进牢里半年才被放回来,一到家,就跑到笼子前问:“鹦哥,我入狱半年出不来,早晚只是想你,你还好吗?家人按时喂养你了吗?”鹦哥答道:“你被关了几个月就不能忍受,跟我这经年累月在笼子里的比起来,谁更难过呢?”
  段某闻听此语,大为感动,遂道:“我会亲自送你回你的旧栖所在的。”果然,段某专程为鹦哥准备了车马,带着它千里闯关,来到秦陇之地,然后打开笼子,哭着把鹦哥放了,还祝福道:“你现在回到老家了,好自随意吧。”那鹦哥整理了半天羽毛,似有依依不忍离去之情。
  后来有人说这鹦哥总栖息在最接近官道的树上,凡是有口操吴音的商人经过,便来到巢外问:“客人回乡之后,看到我的段二郎了吗?”有时还会吐露悲声:“若是见着了,就说鹦哥很想念二郎。”
  这个故事说的不只是生命对自由的渴望,也说出了生命对囚禁的依恋,甚至还可以这么看:对自由的渴望与对囚禁的依恋也许是一回事。 内容来自忆期刊www.17kqk.com
  “人生八苦”之说俗矣!“八苦”之中有“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实是一理,大约描摹出为情所苦的滋味:愈是处于分离之际,愈是爱恋难舍;愈是朝夕聚合,愈是易生怨憎;愈是不能尽为己有,愈是求心炽烈。“围城”或“鸟笼”被看作婚姻之隐喻,钱钟书反复申说,今人也耳熟能详了。而在朱光潜的《文艺心理学》里,曾名之曰“彼岸意识”,谓人身在一境,辄慕他方,总觉得“对岸”的风景殊胜。换用俚语述之,则说“这山望着那山高”,显然不只是视觉的问题。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