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免费杂志》》文学文摘》》读者》》

鸭子

来源:读者 2018年2期 作者:李娟
  有段时间我住在荒野中的小村子阿克哈拉,没有网络,生活中一遇到疑难问题,我就打电话骚扰城里的朋友。
  一次,我向朋友询问如何制作板鸭。
  她问:“你做板鸭干什么?”
  “便于长期储存。”
  “放冰箱里啊。”
  “我家有三十多只鸭子,全宰了冰箱里放不下。”
  “分批宰啊,吃完一批宰一批。”
  “不行,得一次性统统解决掉。它们太能吃了,跟养了一群猪似的。眼看饲料不多了。”
  “干吗要养这么多?”
  “因为我妈想做一件羽绒服。得多养几只,才薅得够鸭绒啊。”
  “咳,去商场买一件不就得了。”
  “是啊,我也是这么说的。可她疑心病重,担心人家填的不是好毛。她觉得只有自己养的最放心……而且她觉得自己是裁缝,没啥做不出来的。”
  ——以上,是我妈养鸭子的由来。


  养鸭子的事先放一放,先说拔毛。
  直到拔毛的时候,我才明白羽绒服为什么比棉衣贵……
  因为鸭毛太难拔了!
  具体有多难拔呢?想来想去,我觉得只有拆十字绣可以与之相提并论,而且是拆一幅名曰“万里江山图”的二十米长的十字绣——绣二十米都没那么麻烦!
  那个时候,真的感慨极了。鸭子长出羽毛的历程,是大自然的无数个神奇手笔之一。可到头来,却只为了人类的一件衣服而存在。
  总之,鸭毛太难拔了……
  处理了不到半只鸭子,手指头都快拽残了。等三十多只鸭子处理完毕,我和我妈的母女感情也就遇到坎儿了。
  当时的我,无工作,无收入,无住处。屋檐之下,必须低头。
  虽然我直到现在都不觉得养鸭子做羽绒服是个靠谱的想法,但没有任何建议权。对于我妈安排的工作,我丝毫抗议不得。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